2008年11月18日 星期二

Nina姊妹新照




剛出生的時候
Nini長相驚嚇指數超高
一臉不適應子宮
外面世界的表情

伯仁叔叔說
小孩長相十八變
風一吹就變

不知下個月又會變成什麼樣子

在我的淫威之下
只要Nana不乖
我就說一定是Nini害你變壞
你以前都不會這樣
直接把 Nini丟掉好了
Nana就會哭哭啼啼的說
Nana是天使送給媽媽的
NIni是天使送給Nana的
不可以不可以.......

所以現在Nana超疼妹妹的



2008年11月8日 星期六

母親的重男輕女


(2004紐約街頭)
通常在重男輕女環境下長大的女子
老了以後
面對自己的子女
一樣是重男輕女
我媽就是最好的例子


結婚十年
每年除夕夜
先生會很體貼的妥善的
將婆家的除夕飯
移到六點結束

這樣
我們可以趕到台中
吃八點半的第二攤女兒團圓飯

二妹是傳統金店老闆娘的媳婦
當老板娘"嘴巴"
覺得自己很前衛很有進步
給子媳很多空間時
就是她心裡覺得:
"你們也太自由了吧
過年應該多留婆家"
所以二妹是看人臉色下
用事前多做 塞人嘴巴
或是用偷溜的回來娘家

嫁到英國的妹妹帶著夫婿
過年一定回來
這樣父親才能挨家挨戶到處炫耀
金毛番仔也重視中國的傳統節慶

所以我先生都說
我們魏家三姐妹是火山孝子

想像我家吃團圓飯時
女兒女婿孫子費盡千辛萬苦齊聚ㄧ堂
好不熱鬧

所有菜上桌後
媽媽一定會上演一齣
"日子過的很煩 很貧脊 很孤獨"那種表情的大戲
一個人扶著腰緩緩上樓梯
嘴巴唸著
沒有兒子的晚年
就是悽慘落魄
(最經典的是
他寧可一個人上樓哀悼無子
幻想自己會住在老人院
也不跟大家一起熱鬧吃團圓飯)

寫到這
我就怒火中燒
那坐在飯桌上的眾人
歷盡千辛萬苦求得一聚
除了彼此深深相愛外
不就是為了證明
女兒跟兒子一樣好

有一天我想通了
如果
我媽真有兒子
以她挑孫女 寵孫子的行為模式看來

兒子是天
女兒是屁

兒子一定被寵成敗類
敗類娶的老婆一定很不進化
兩個不文明的婆媳一定水火不容
打賭
最後兩人
誰上吊
都不知道

我一天到晚在自我檢討
怎麼會母女關係這麼糟
無奈思想差距真的太遠

古人說
孝順孝順
最難的就是"順"
做月子
每天一直告訴自己
再回台中
一定不要再跟媽起衝突
可是我媽就是有辦法
爭著眼說瞎話
或是對身邊親近的的人從頭挑剔到尾


與她對立
到壓抑自己
到不回嘴
到同理心體會她說的難聽話
可能有可憐的動機

近日父親中風的左半邊
有些許的進展
能用力踢腿
站一個晚上能站
三個 五分鐘
但是他卻不喜歡講話
也不笑
我問他為什麼
他說:
最近認識一個新朋友
中興的教授
自殺三次.....
他覺得這辦法不錯.

我馬上鼓勵他:
你的眼神
顏面神經都恢復了
馬上就可以演講了
你好了以後最想做麼?
你要想像
你已經站在演講台前
................
回家後
被我媽訓了一頓

她堅定的告訴我
不要鼓勵爸爸繼續演講的事
他不可能的
父親一定會再二度中風

晚上
我做了一個可怕的夢
掐著我媽的脖子猛力的尖叫

這孝順的"順"
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什麼時候
我能跟我媽說:
生命沒有一定要怎樣過才會最好
我不會因為燙了爆炸頭就找不到工作
髮型變直就成萬人迷

生命的富足感是
從對身邊人事
小小的感恩開始


只要你繼續保持樂觀的盼望
所有美麗 好的事情都會發生

小芬

p.s
我孝順的二妹一定會說
刪掉這篇
不然別人會覺得你很糟
一天到晚說媽媽壞話

我孝順的三妹會說
封鎖這篇吧家醜不外揚

啊 我不寫
不整理思緒
怎麼更有力氣回去面對媽媽

2008年10月20日 星期一

爸爸的遺囑


(2007農曆年全家出遊 溪頭)
爸爸平日朋友甚多
但是從探病者的神情
你可知
這個是真心關心
這個是來刺探病情
這個是有利害關係
看我爸會不會因為這個病
就從這個世界消失
..........


很難解釋我為什麼會知道
因為我是女巫
女巫會"讀心術"
哇哈哈哈

今天病房來了一個股票大戶跟氣功大師
從六月底到現在
氣功大師為了報當年父親的恩情
不管颱風日曬每天都來幫忙灌氣
每灌完肌肉神經就有驚人的進展

股票大戶與夫人
每週都會出現
真心探望父親

每次都會問
最近進步如何
父親就會賣力的表演
"伸腿 踢腿 用好的手高高舉起壞的手"

病房內充滿愉快的笑聲
父親趁病房人多
大家圍著氣功大師
問身體問題時
把股票大戶單獨叫到身旁
竊竊私語
我趕緊湊上耳朵
.......
爸爸很用力控制左半邊的臉
費力的說:
"我一身病痛
沒生病之前
不能體會老婆的偉大
現在最放不下的是她

最不希望太太為我守寡
希望你能幫我照顧她
(請問爸爸照顧的定義為何?
你是叫媽去大戶家當妾嗎
說你頭腦沒壞
這下好像細胞壞光光所以邏輯跟著壞)

爸爸繼續說:
"如果不行
我心中第二人選是xxx(以前媽媽服務的學校校長 妻子過世30年)
第三人選是XXX海關高官品德甚佳(妻子過世十年)
?#$&*.......

爸! 你是不是昏頭了啊
大戶的太太就在氣功師父旁ㄟ

我回家把這當笑話講給媽媽聽
媽媽聽了之後 一直流淚
不覺得這是一個笑話
我覺得我好像觸動了不該觸的雷達
十分內疚

媽媽整整哭了20分鐘
才說:
"三三八八
你要我改嫁
大戶雖然心地寬厚
但是還有太太啊
都幾歲了
如果30 40 歲改嫁還有道理
我都60歲
嫁給70歲的
嫁過去
新郎又中風
那我不就又要照顧他一輩子"

喔 原來
這是媽媽傷心的原因

還真有道理
媽媽 你贏了


p.s.
憑我媽的唸力
沒什麼是不可能發生的
譬如說:
從小就一直 擔心我胖
我果然變胖子
擔心我爸會心臟病 高血壓 糖尿病
結果全中

所以若媽媽再改嫁
一定會更擔心男方生病
就真的用唸力讓它發生

哈哈哈
我是不孝女
以上你聽聽就好
千萬別在大戶面前
跟我媽面前說
我會被剝皮的

哈哈哈哈

有一個部落格可發洩
真是得意

小芬

2008年10月17日 星期五

最接近"天堂彩虹橋"的一刻


"四月望雨"超級執行製作Cami快回美國了
我非常捨不得
連唯一能甩開兩個娃
跟Luke約會的時間
都希望能跟親愛的朋友
再多聊一下 享受一下
她的極端理性與極端感性
超強的策劃及執行能力
下次見面希望不要真的隔三年


兩個女人中年女人能聊什麼
愛情 家裡的另一個男人
生過的聊生的喜悅與被綁住的束縛
沒生的聊生的期待跟恐懼
還有對於未來生活 夢想 事業種種


很遠的天邊出現一道彩虹
靠近山頭
你要靜下心來 認真看


跟國王的新衣一樣
有慧根的人才看的到
而且這彩虹是有長腳的
越來越近
從汐止向101
向遠企移動


好美好美
遠企小姐都說這是他們看到最美的


好像天堂開了一個洞
天神天使直接
騎白戰馬走入人間

我常常在自己參與的音樂會中
看到美的音樂感動天時
天就會開一個洞
天使跟聖者
就會騎白馬下來
第一次是在普林斯頓大學演唱
Berstein的Chichester
第二次是國家戲劇院的"天堂邊緣"
舞台上兩座透明淨白佛像端正臉孔

我相信今天看到的人
都會心想事成

尤其是我先生
希望他不要專想一些自己為什麼這麼衰的事
應該多想發了以後
要給老婆多少

Cami說:兩道彩虹
上面的反光
謂之"霓"

也祝福cami此去
幸福 乘心所願
而我呢
做月子假期結束
人生重新出發
綻放更大的生命力
分享更多的溫暖幸福給聽演出的聽演講的
及學學表演工作方的未來朋友與家人

期待新的開始
期望事業能在兩個娃加先生一個大娃之間
及生病的父親
遊刃有餘發揮我的極限長才

Nini的巨乳


NaNi姐妹一生出來就都有乳溝
沒想到Nini才一個月
就比姊姊青出於藍更勝於藍

只是你才滿月沒多久
這也太厲害了吧
一張相片
與大家分享

遭小偷


別人做月子30天
我媽希望我能做56天
她一定瘋了
若真做56天我不是補死
是悶死......


好不容易
跟母親大人討價還價
要求40天即可
顧不得對父親的思念
我39天就衝下去台中了

不知是否遇到連續假日
所以小偷蠢蠢欲動
到處勘查誰家燈暗

(每個櫥櫃都是開的
鑑識科採指紋採到早上四點
只採到手套 跟紙上的半個腳印
判定是職業小偷)

還是我回台中時都大包小包
一車子兩個小孩加朱麗
還有我媽規定的床單衣服
都要帶回台中曬太陽
(這是愚蠢瘋子的行徑 只有朱麗才會照做)
出門時被盯上
所以遭致小偷猖狂的造訪


我們當然是星期六晚上12:30
回台北時才發現有key但打不開
Luke半夜開車在馬路上找鎖匠
別人看他留黑道短髮 鬍子 半夜開黑車子
敲門又急
以為Luke是流氓
都拒絕幫忙

半夜2:00
老娘生氣了
抱著Nini
直奔警察局
Nana還在車上開半窗一直叫媽媽
警察看柔弱婦女又抱新生娃
馬上派警車到我家
又帶我們回婆家先休息
所以朱麗跟NiNa二姐妹
坐警車繞大圈
新鮮的很

小偷從後面工地爬入
架上兩根木棍
再敲開Nana房間
先到前門將門把五花大綁
任你有鎖也打不開
在你費盡心思出門時
他有足夠時間逃跑


(Nana房間 有經驗的小偷 玩具箱都不翻 只翻衣櫃)
還好是家中沒人
如果是只有朱麗跟兩個小孩
就很恐怖了

自從買了新房子
我們變成高收入的窮人
股票災難都燒不到身上
沒錢玩 當然沒錢賠
家中也完全沒現金
所以小偷偷起來應該很沒成就感
只偷我送給茱莉40歲生日的施洛華奇水晶手鍊
跟小小的三條金鍊
Nana生時的大金塊我都搬回台中了
所以真是沒什麼損失
虛驚一場
只是整理起來頭痛

(我的房間被翻的體無完膚)
這小偷很挑
只要現金跟金子
其他美金零錢 泰幣 玉都不要
相機 攝影機 錄影機 音響都沒拿
客廳鋼琴還沒翻
所以很有可能我們回來時
他剛逃走
愈想愈恐怖

家中每個人都有最心愛的東西
茱莉是菲律賓兒子的相片
Luke是我送他的手錶加上經年累月設計的英文講義
我的是鋼琴即演講稿跟音樂劇Dvd
Nana說:還好小偷沒拿我的嘴嘴
Nini應該是長在母親身上的奶吧
哈 家人一起生活的幸福 這更是小偷偷不走的

此時耳朵響起"讓生命圓滿"王友輝詞 冉天豪曲
選自音樂劇"天堂邊緣"
"什麼時候才能領悟 日昇月落有時起霧
花開花落枯葉也飛舞 晴空萬里烏雲會密佈
風平浪靜海上多險阻 平平安安旦夕有禍福
還能不能有一個機會 讓故事圓滿結束
讓這一齣戲 平 安 落 幕"

2008年9月21日 星期日

挑撥 與 忌妒

拜託一下
這兩個明明就都很美好不好

只是一個是減肥前
一個是減肥後

我是Nana

我是Nini
我跟姊姊一樣的美人下巴被遮起來了


前幾天
Luke帶Nana下去seven買多多
回來竟是驚嚇的表情
他說:整個新店路的所有的攤販
不管是賣菜 賣魚 賣冰 賣花 賣炸豆腐.....
每一個阿婆都問他
生了喔! 做月子喔!
阿 兩個哪一個比較"水"(漂亮)?

天˙啊 ˙
1.這條街是沒秘密的
我明明那天從台大回來
下天豪車進家門不超過三秒
沒人看見
怎麼會整條街的攤販都知道我生了呢?
2.這些沒受教育的死老太婆
沒別的問候辭了
住在這十年
哪一天 你們有跟Luke主動打招呼了?
怎麼會在Nana面前
大辣辣的比較兩姐妹的長相?

話˙說˙
我從小就討厭我二妹
覺得她是來跟我爭寵的
(你看他長相就知道 要跟我爭寵其實還蠻難的)
但是長輩總是拿愛我們比較

有時我比較皮或不乖
長輩就會說:不乖 那就疼妹妹不疼我
那對小孩心理影響很大的

為什麼父母親營造只能愛一個小孩的錯覺
明明對子女愛這件事
是可以無限大 無限量的

所以我倆都互相覺得
自己是不被父母愛的那一方
很可悲吧

更而甚之的是會互相較勁
我最拿手的是
恐嚇她
"你是垃圾桶撿來的"
她也就這樣
相信到國中"自己不是父母所生"

我大學聯考失利
沒上自己的第一志願
覺得萬念俱灰
可以去死了
每天淚以洗面
妹妹在床前跟我說
"姊 我從小就覺得你是最厲害最棒的
沒有關係 第二志願還是很棒啊"

哇靠
我的敵人
竟然覺得我比他棒

自己想一想還真的呢
突然感受到
其實父母親還真的是比較疼我
所以我有學音樂
她沒有
我都穿新衣服
她都只能穿我穿過的
我到大學都是父親轎車載
她都是自己騎摩托車

所以以前的忌妒
都是自己多想的
還有
父母營造的.....

我不希望這種感覺延續到下一代

我告訴Nana
你是天使送給媽媽的禮物
Nini是天使送給你的禮物
於是Nana滿心歡喜等待妹妹的來臨

一直到生出來的第二天
有一個鄉巴佬長輩
打電話戲弄Nana
"聽說 Nini長的比Nana漂亮嗎"
*&^%.....

臭老太婆
你怎麼不去吃大便啊


果然
Nini回家
我跟Nana說
你要不要去樓下接天使給你的禮物
Nana說:我想....應該不用了吧
%^&*$#.....

我辛辛苦苦營造出來的姐妹情誼
被你們一群
沒知識 沒唸書 不會造句 愛惹是非的鄉巴佬破壞

Nana親眼看到妹妹後
還是有"自然你我是親人"的感動
這幾天終於比較恢復正常
樂於當媽媽的小幫手
照顧妹妹


等我做月子出去
誰還敢當我面比較兩個人時
看我怎麼修理你們

怎樣
覺得我生一個漂亮是意外
絕對生不出第二個也是美的嗎
我告訴你
Nana是不好惹
Nini是雙斷掌
現在看不出來
以後一定也是恰北北
Luke說:懂得來做我家小孩的 就是有長眼睛 好命
以後一定是近代史人物
好啦
我發洩完畢
下台一鞠躬
小芬
p.s
想來我家看娃可以
不用帶禮物
你如果真的那麼客氣
我就告訴你
我要兩份
一個給Nana一個給Nini

不過呢到目前為止
就可看到朋友的素質
我的朋友到現在都是挺上道的
不是沒送
不然就是兩份
表示大家都是有讀書的

2008年9月16日 星期二

慈悲的滋味


每次音樂劇演出
身為伯仁戲迷的我
看到伯仁媽媽
我都一定會上前去恭喜
喜歡看她
覺得自己孩子很棒
又不好意思接受讚美的表情.....


伯仁媽媽的溫暖
對人不經意 發自內心的關懷
是藏不住的

冰箱內的十穀米
送給Nana超好吃的肉鬆
都是伯仁媽媽特別留給我的
自從我知道伯仁媽媽得癌症末期後
更是捨不得大口大口吃完

程媽媽是在上次學學表演二班呈現前一天
送急診室
台上熱熱鬧鬧轟轟烈烈表演"酒店母老虎的六朵花"
唯獨不見肢體設計大師伯仁的身影

天作之合的相片洗出來了
大家看起來都光彩奪目的

只有伯仁長期兼顧母親及演出的疲憊
藏也藏不住

演出中
伯仁要演唱他的拿手曲"慈悲的滋味"
身為歌唱指導的我
知道他選擇了一個雅緻而安全的方式唱
是為了控制不讓自己在眾人面前崩潰
我也於心不忍逼他流血示眾

前幾天我也住在台大醫院
在我分享慶祝Nini出生的同時
伯仁告訴我
他的母親沒剩多少日子了

生產住院時
半夜我都要擠母奶送到加護病房給Nini
要經過暗暗的通道
上星期五的晚上
我看到一個女生急急在長廊上行走
我覺得他應該非我人類
所以又更想確定不要嚇到自己
拖著剖腹的傷口硬跟
女子在轉角處不見人影

只聽到伯仁媽媽輕輕的聲音
叫:小芬 小芬 不要跟了

這聲音確定兩件事
一.先前那女生非善類
二.伯仁媽媽應該有一些魂魄已經離開他的身體了
果然過幾天接到她離世的消息

有一個好消息想告訴你
就當我是精神異常好啦
颱風來前幾晚又看到程媽媽
這回
她可是坐蓮花
穿的很像韓國的皇室
很美 散發金光
在光中慢慢的昇天
我想她平安的回去了
沒說話面容莊嚴
比起很多剛離世慌亂的靈魂
我想他應該知道自己有被妥善安排

親愛的伯仁
我知道你很堅強
你整個家也都靠你
媽媽不會不在
只是乘風歸去
換一個肉體又會再來

我不知應該如何安慰你
就如我爸生病時我超討厭人家安慰我
但是有時間
找個角落大大的痛哭
不要硬撐著

自從爸爸生病後
堅強不喜在眾人表現哀傷的我
半夜醒來會掛著兩條淚痕
聽到某首音樂會不能控制
就如天作之合演出中
友輝老師唱慈悲的滋味時
我哭到整個椅子都在抖
天豪要把我按住
我才會好一點

你比我還硬
但是不要憋住傷心
明天送完程媽後
找個地方找個方式
休息一些
發洩一下

9/17程媽媽告別式
我作月子不能親自送行
但是我會在家給予最大的能量跟祝福送她一程
這群朋友 永遠 愛你


天作之合

(四月望雨劇組)
"慈悲的滋味"(from"天堂邊緣")
詞/王友輝 曲/冉天豪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就要離開的此刻
才知道慈悲的滋味,我永遠不會忘記
在你身邊的記憶
二十八年歲月匆匆過去了,我們和你融為一體
就算是不能再相遇,我也不會後悔
在你身邊的記憶
捨不得你酷酷的眉宇,捨不得你淺淺的笑意
多希望再擁抱,願生命有機會
享受這慈悲的滋味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就要離開的此刻
才知道慈悲的滋味,我永遠不會忘記
在你身邊的記憶,享受這慈悲的滋味就在離別的時刻

Nini尋乳


(Luke只差沒戴手套 不過再怎嚜模仿 都沒Nini可愛 自己拍完還敢叫我看
於是我決定 直接給他po在網上)

作月子
加上帶兩個小娃
全家人仰馬翻
無法有頭腦寫偉大的成篇部落閣
就用每日一事的形式
紀錄下苦中作樂的生活


9/14Nini發現新大陸
Luke爸爸自從被劇場人王伯森 黃士偉啟發後
就每天認真練胸肌
B罩杯不算什麼
朝著C罩杯邁進

昨天Luke舉完啞鈴
裸身抱Nini
忽然覺得胸部癢癢的
原來是Nini尋乳
找到爸爸乾扁扁的葡萄乾
拼命吸 拼命吸
.............

我不知要做何反應

2008年9月4日 星期四

剛剛開啟的一世情緣


要有多少的福分
才能成為一世的母女



小芬躺在產房外的走廊 被子裡 不能動了

今天的身分是產婦 魏世芬

未經寒徹骨 哪來撲鼻香
剖腹

NINI中間一度呼吸危急送加護病房
我看是懶的哭吧

小手

量心音

Nini擠帶


Nini跟Nana將成為小芬這輩子最好的朋友


我是發胖的小Nana

希望世珮跟葛洛莉也平安
慢我兩天落地迎接新世界
(天作之合後台
扎實的八月
演出完兩個孕婦都累翻了
小寶寶決定不再等待
都提早出生)
p.s.相片由Cami阿姨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