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8日 星期三

《媽媽的包》


剛念書回國
我一個月平均收入七千到一萬五
就這樣過了一年半

在一年半後的第一個月
開始了三萬塊的收入
然後到夏威夷度蜜月

在免稅商店我看到一個白色的很優雅的
Christian Dior的包















先說
我不是名牌包的用者
但是我想買回去送給媽媽
那種心情
很像一個生活從小優渥的富家女
選擇了不一樣的活方式

窮了很久
突然有錢

把所有的所有
買名牌包給媽媽
除了孝敬
還有了買個好東西讓媽媽對我的工作放心

其實幕後
我有個散財土地公好心腸的爸爸
無論如何都會從他那
挖他兩口



















經過十五年
從來沒看過媽帶這個包

我跟媽品味完全不同
也不是只這一件
連問都不想問原因了

















上兩週幫媽媽過七十歲大壽
這個包突然又出現了
完整從夏威夷帶回來的紙盒
完整的護袋
完整的標籤

媽媽說:"你今天穿白褲子"
我覺得很適合這個包
這個包......... 這個包..........這個包.........
出現了

過了十五年
在媽媽七十歲的生日
媽媽回送我這個包
他應該是想謝謝女兒們一起幫她
辦七十大壽
















現在長大了
覺得當初媽媽應該是捨不得用這包吧
就像媽媽會留著我小時後送她的紅包袋
放在很深的抽屜角落
三十年  四十年
















我現在過得很好
有好家庭  好工作   好朋友  好同事

可以誇張到喜歡O Bag的包
各個顏色都買一個
ps:總是這樣
當年的CD包
還是可以買現在十二個O Bag包















謝謝媽媽
從小帶我上兒童合唱團
接受好的音樂教育
示範好的做人價值
謝謝


  

2014年10月30日 星期四

等待


小娜剛進小一的時候
每天在捷運站
我們都會遇到學校的合唱老師
我認識的
老師都會笑笑地問我⋯⋯
要不要讓你女兒上合唱團啊
我都是苦笑





















小娜從小就不在我前面唱歌
加上我每天教完唱之後
回家也沒有興致陪小孩唱
所以我不知道小娜想不想唱
問她 她都害羞地搖搖頭

















有時我也會想起
我小的時候
一星期有三個晚上都待在台中少年兒童合唱團
不知我媽哪來耐心每週來回載我
從那時起
唱歌跟音樂給我最大的快樂

 我總是在想
小娜如果真的想唱
她就會告訴我
"媽媽!我想參加合唱團"
所以我就一直等待

說不定將來帶給她最大快樂的是"跳舞"
或是手做的"工藝"
等待她可以找到一輩子
陪她笑    陪她哭
一個可以排解她情緒
陶養心性的藝術



















四年級過了一個月
小娜說:媽媽我的音樂老師是合唱老師
她每次上課都會挑小朋友去合唱團
但是我每次被叫起來
太緊張就唱錯了
所以我自己覺得自己表現很不好
















昨天
她說:媽媽!我進去學校合唱團了
我說:好棒
小娜說:我去跟老師說 我想唱
我想參加合唱團
挖塞!心想:小娜想唱合唱團的動力,
終於足以支持害羞的她跟老師提出要求
也謝謝老師包容不太會唱跟看譜的小娜

小娜:可是十一月要比賽,12月要在國家音樂廳唱
我說:那怎麼辦
小娜:沒關係
我可以在裡面用混的
只要混得很厲害
大家都不會發現
你只要不要是獨唱就好了
@#$%
我不知道要怎麼對答下去
整個無言


P.S
四年級的小娜快要變成少女變得很害羞
希望她能從音樂中
感受到無極限的美好

2014年8月6日 星期三

"那再次相遇的眼神"-----------紅吱吱與愛心幼院



 
常常
人與人隔了半年一年再相遇,
瞬間的那一秒,
你會感受到對方眼神的背後情感,

在大人的世界裡,
大半是羞怯,
不確定對方是否認識我,
不確定對方是否想跟我打招呼,
因為這些不確定,
眼神就藏著閃爍不知該如何進與退的情感,













隔了一年,
紅吱吱走唱團再次回到愛心育幼院,
當我進教室時,
筱丹與佳佳老師早已開始上課,
孩子們一如往常的調皮,
拿著敲擊樂器繞著教室,
我反常地帶著眼鏡,
穿著短褲,
插到孩子跳舞的對型裡,
我用眼神向台上的老師示意,
不要因為特別介紹我而停止課程,
也因此這樣,
孩子們並沒有認出我,
反而是在跳舞時,
穿插的隊伍,
移動中肢體縫隙,
他們發現了小芬老師,
小小的眼睛會突然間變得大大的,
小小的嘴巴會突然掉下來,
小小的臉部表情會突然變得很誇張,
然後在進行中的舞步,
給你個別不同的擁抱,

那是親愛的孩子,
很直接很直接表達笑容,
沒有芥蒂沒有保留的開心,
每個孩子的眼神都渴望和你單獨的相對,
一直到妳真的一一把他們抱起來旋轉,
有的用身上的幾十公斤的肉壓你,
有的用肩膀撞你

雖然我們已經半年沒有相見,
但再次相見的那個眼神
那是一種沒有距離,
沒有懷疑,
沒有揣測的眼神,
一種堅定的相信對方的心理有彼此的感覺,

期待今年紅吱吱愛心育幼院的表演課,

順利圓滿!!!!!

2014年5月30日 星期五

認真地排練只為下一次的再相逢

 
 
在音樂劇場13年
認識很多朋友
朋友久了以後變成好夥伴

 我們一直在不同的演出機會
不停地  不停的
 遇見 短暫分手 珍惜相處
然後再見 再準備下一次的重逢⋯⋯
相信在MRT這齣戲的路程
認真的豐富你我
準備再一次相逢

M:Memory記憶
R:Replay重現
T:Track軌跡

 請你進來與我們共享這美麗的時刻

歡樂今宵

 
今天四個行程
1留齡古錐阿公阿嬤歌舞團彩排
2天天想你音樂劇錄音
3紅吱吱愛心育幼院七月開跑課程開會
4天作在學學表演課內部會議
回到家,歪歪歪歪........⋯⋯
整理檔案時
發現70-82歲老人唱熱歌記走位實在太可愛
還有就是音響不夠大聲時
會自己突然把歌唱成卡農


可愛的阿嬤唱歌跳舞時
已經純熟到用扇子做表情
 
 
所有長者記在腦袋的走位
都只剩下"我好像一直站第一排"
所以第二排   第三排永遠站不滿
第一排永遠滿出來
 
 
 
美麗的小蓉是今天
第一次上班的音樂排助
大家明明表演的是快樂的歌
為什麼小蓉卻哭紅了眼睛?
 
因為阿公阿嬤的賣力歌舞
實在是太療癒太催淚了
 




MRT"末班車"編導程伯仁訪問



 
大家都知道我愛哭
很不值錢的那種
但我的眼淚只為美麗的事情而流
看到春天的花 聽到一個有生命力的歌聲
感受到一個貼心的美好
我都會掉眼淚⋯⋯

那天小芬的藝饗世界中訪問伯仁
聊到他在音樂會排練中
如何從世珮和翊睿的生命中串起歌與故事
如何從演員到編舞到導演
聽他娓娓訴說在這次天作之合的新戲MRT(捷運中)
如何無中生有
整理出一個"末班車的故事"

一段老太太與失智老先生的感情
感受到滿地野薑花與定情相片之間的關聯
聽到列車長說出相片後面老先生親手寫下的話
'如果我忘了你,請拿這張照片給我,跟我說這張照片的故事,如果…
我還是想不起來,對不起,請原諒我…送我到一個
安全的地方,然後…忘了我。

在IC的訪問室中
我的眼淚就噗速噗素的掉下來
老天爺的玩笑好大
這個故事讓我想到另一好友世珮失智的姥姥
跟剛走的爺爺
只是這一次男女角色有一點相反
姥姥再怎麼失智
每天都還是要找離開人間的爺爺
你每天跟他說爺爺出門了
他下一分鐘又問你爺爺呢?

那一天看排
凱咪問我還好嗎?
為什麼可以哭得這麼慘
因為我覺得那薄弱的記憶力
離失智是不遠的
如果生命的衰敗會影響到周遭人的基礎生活
那我和戲中爺爺的選擇會是一樣的

那戲中的奶奶呢
他的選擇
一定也不會放下爺爺

所以不管老天爺的作弄多大
人與人之間的情份就有多大
而那一條相互交託的愛
很清楚的無所畏懼的
嶄露在舞台面前
 
訪問內容在:
 

如果超過時間無法點閱
請輸入你的信箱應該就可以收聽
 

2014年5月9日 星期五

甜蜜蜜

 
 
 
 
 
 
 
 
 
 
 
 
 
 
揚生基金會的留齡音樂劇合唱團昨天又開始了,
與阿公阿嬤們相見好開心,
他們會一直笑咪咪的看著你說:
"老師","你又更漂亮更年輕了喔",
(心中的O.S:我比他們小二三十歲,阿是要年輕去哪裡呢?)
 
他們讓我想起
我二十四歲時在仁愛國小教書,
在小朋友的眼中,
只要哪一個老師對她好,那一個老師就是大美女,
 
 
 
 
 
 
 
 
 
 
 
 
 
 

上課前找靈感,
要教什麼歌好呢?
腦袋閃過甜蜜蜜!
請長輩們一句話分享這星期中最甜蜜蜜的一個時刻,
65歲"我爸爸會走路了"
62歲"我胖了一公斤"
65歲"我有孫子了"
68歲"我重了大獎"
82歲"我很開心可以上唱歌課"
70歲"我收到母親節禮物"
70歲"我也收到母親節禮物"(男阿公的笑嘻嘻地說)
 
 
 
 
 
 
 
 
 
 
 
 
 
 
 
35歲前笨蛋的我堅持不教非專業的音樂工作者,
(O.S.那是一種自以為是的有病)
現在我從不同領域的人收到的禮物,
很多都超乎金錢所能買的,
PS:1文章前的毛筆畫作
      是小娜妮的畫畫梅西老師
      信手捻來給小孩子看
      用毛筆可以怎麼畫畫
      2小娜插的小天使花
      3小芬插的花 

2014年5月7日 星期三

你, 用什麼聲音跟自己對話!

 
 
 
 
 
 
 
 
 
 
 
 
 
一個聲音工作坊的學員
輪到他上課被調整的時候
表情很不自在
左調又調
不管請他動哪一塊肌肉⋯⋯
聲音都很窘迫而都沒什麼進展

下課後
他愜生生的跑來問我
用你聽不見得音量說:
老師,我覺得我不合適這種活潑的上課方法
(我心一驚)
他說:你有沒有什麼別的建議聲音的練習方式
(什麼?你要成為我失敗的case?喔!喔!喔!)

忽然心裡有一個專業的聲音提醒我問他:
你為什麼想上這個課?
你的工作是什麼?
你需要與人交談嗎?

他想了很久很困難的回答:
我是一個工程師
我的工作不用跟人說話
但是我覺得這樣怪怪的
所以我才報名.........
 

 
 
 
 
 
 
 
 
 
 

 
 
這位學員的說話障礙
其實是每一個人都會遇到的問題
不論是竹科的新貴宅男們
還是一整天說得太多話的喜劇演員
回家的時候一個人靜靜面對自己
都是最大的功課
在你講話的時候
"關掉停止批判自己的頻道"
(這句話是大重點我替你highlight)

不急不緩
以及順暢的表達
這需要自己對自己的耐心陪伴
與耐心的支持

我請他回去做聲音日記
先不要創作
先選自己喜歡的段落朗讀
然後錄下來
講很多遍之後再打開聽

雖然說
以常理判斷這學員下星期應該不會出現
但是從我的心
送一股暖暖的能量給他
祝福他能順暢的舒緩的自然地
表達自己
和與自己相處
 
 
 

2014年4月18日 星期五

我的戰友: 學學YAMAHA

 
   學學的鋼琴Yamaha有著清新透心涼的音色,
    幾年前第一次天作演出我遇到她,
    覺得就是一個扁平聲音的Yamaha,
   
 
 
 
演出時,我都要費力地把她每個音吹胖跟厚實,
                                           
 

   平常他都擺在上四樓的私塾教室,
   有演出時才會請到一樓大廳,
   換而言之,每一次我的聲音工作坊,
   她會陪著我聽學員說話,練聲音.
   這一晃過去就是五年一個單位再往上加.........
 
 
上週世珮的音樂會彩排時,
我一直擔心隔這麼久,
我不知,自己可不可以駕馭她,
 
 
一次又一次的試音,
突然有一個小小的聲音跟我說:
你不認識我了嗎?youtube那一首慈悲的滋味,是我陪你唱的,
你不認識我了嗎?你不需要用力的征服我,
你只要輕輕地打開並感受我的琴鍵,欣賞我的不同,
我就是你今晚的樂器,說故事的方法!
 

謝謝你多年的相伴與相知!
飛翔吧!我的音樂天使!今晚!

2013年9月27日 星期五

"讓生命圓滿"-洪瑞襄與天作之合




                                                   

小時很痛恨自己
為什麼什麼事都很容易有感覺
很容易哭
很容易笑
很容易有情緒
我要花好多力氣
把自己的喜怒哀樂隱藏起來
 
  
長大後
從事藝術
知道這種"感知"
其實是藝術家的"本"
 
但是我還是要花很多時間學習平衡
跟學習讓自己保持忙碌生活中的平靜
 
保持有感的心
以及不為所動的溫暖平和
送祝福給來來去去的周遭
 

讓生命圓滿
詞:王友輝
曲:冉天豪
 
 
什麼時候才能夠領悟
日落月升有時候起霧
花開花落枯葉也飛舞
晴空萬里烏雲會密布
風平浪靜海上多險阻
平平安安旦夕有禍福
還能不能有一次機會
讓一個故事圓滿結束
讓這一齣戲平安落幕

2013年9月25日 星期三

珍惜一世的緣份



 
在部落格身份欄裏
我這麼寫著
音樂藝術工作者 小娜妮的媽媽 中年男子的伴侶
一顆自由的心.........


我覺得 自己在眾多角色中
就太太這角色
當的 最理所當然 最不費心思

在眾人面前總是神采奕奕
把倦容跟煩躁留給我的帥夫

 
 
工作佔80% 小孩佔15% 帥夫佔5%
看了一百場的天堂邊緣彩排跟演出
我能有什麼改變?...............
 
 
起身
 多珍惜這世的緣分!
 
 
 
於是
 
有了一下午的北橫行
 
 
 
不管
 
多忙
......................
 


趙詠華的簡單幸福



小時候,我每天只有半小時可以看卡通
小天使 無敵鐵金剛 小英的故事
到37的時候 有一天 趙詠華走進天作的排練場
我發現她就是這些所有美麗回憶的主唱

詠華姐的生命故事比一般人豐富(中文翻譯就是坎坷)
單親家庭 生母養母 離婚 ............
這些的種種讓他花了好多時間
讓他找找尋他想要的..........
於是..........歷經了這麼多年
他發現原來幸福如此的簡單

訪問音檔
(IC之音  小芬的藝響世界)
可能要先登錄會員之後就可以收聽

2013年9月17日 星期二

黑衣人:劇場裡的守護神




                                                          今天想稍個話:
 
給每一位'天堂邊緣"的支持者
介紹的主角是 :不露面的黑衣人



為了給大家魔術的黑箱子
今天走了一百趟的樓梯
搬所有的木板音響



黑衣人最可愛的是
搭完台之後
上演時
每一首他們都會邊換場景
邊入戲

主角破音時跟著笑
主角辣辣挫時跟著緊張
主角邊唱邊掉淚掉眼淚跟著哭
大群舞群唱時
會邊扭屁股控所有CUE點
 
 
 
 
我參與的第一部戲時
我在意的是我自己辛苦練的音樂有被完整傳遞嗎?
哪裡有黑衣人?我只看到自己?
 


 
第八部戲時
我開始發現黑衣人半夜卸卡車搭台
把器材一一搬進舞台
從破碎零散到完整
兩天不眠不休的熬夜外
早上太陽出來後 還是不能睡一直拼命練旋轉舞台跟換景
因為演員十一點進場
就要開始技術彩排

 
  
第十二部戲我們開始覺得我們是一家人
於是演員們一起唱生日快樂歌給技術人員聽
邊演邊等待舞監小孩何時誕生
 
 
去年瑞襄喪禮  
黑衣人沒命地用最短的喪家換場時間
給了小姐最美的燈  相片  音樂  蠟燭 花
客人漸漸散去
 所有的黑衣人整隊拿著香  
肅穆的送小姐
從後面看過去褲袋掛的是
槌子  鎖頭   螺絲起子   電鑽
 
 

(永遠的戰友陳朵朵)
  
親愛的
有你們才有台灣每一場戲
有你們主角才能漂亮的在台上發揮
由衷的感謝你們製造所有的奇蹟
 


PS:黑衣人之所以為黑衣人
因為他們戲中幫助換場班所有的廠景大小房子桌椅道具
絕對不能被人看見
 

 
(大岳藝術老闆小葉)

 
不管我們會不會再見面
請你遇到我時
提醒我
小芬:我就是哪一齣戲的crew
就像我到今年才知波克是天堂邊緣的crew
 
 
 鄭重介紹這次天堂邊緣的才子
舞台設計-李柏霖
 
 
肯做實作的美女--燈光設計許家盈
 
進入天作之合的大家庭
 

 
 

也請所有觀眾把愛給所有台上的演員
跟製作群外
請注意這群小黑

小黑之所以為小黑
就是因為他們是神不知鬼不覺不能被發現的
驚奇魔術執行者

WITH LOVE

給這塊土地努力耕耘的每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