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9日 星期五

一種傳承 : 6/28寫於爸爸的祭日



6/28是爸爸去逝滿一年的祭日,
趕回台中準備對年的儀式,

坐在高鐵上,
思念的眼淚還會爬滿臉龐,
雖說爸離世後每一次的探望,
都會告訴我他下一個行程的去處,
但是畢竟不是在同樣的時空,
不是呼吸同一種空氣,
不是搭成一樣交通工具,
不方便一直呼叫他叨擾他 ,
心底常常會有一種很深很深的思念.


每當思念跟憂傷來叨擾的時候,
就會覺得自己很蠢,

理性的我會告訴自己:有什麼好掉眼淚
又不是找不到他 .
他變成風變成雲,
化為我腦中片片的思緒,
常常聽見他那鼓勵人的話語
或是叫我不要欺負媽媽 .



有什麼好掉眼淚,
每個活著的人 ,
都有這段必經的路途.




但是在彈琴時,在坐車時,在洗澡時,
無聲的淚又積滿眼眶.


有時在靈界看到爸爸 ,
那種感覺有一點錯亂,


覺得他曾經是我爸,
但是現在他是新的充滿能量的靈魂,
很熟悉但是又不是以前的那個爸爸.
溫暖安定的笑容.
不管他換成甚麼樣的外貌,
我都可以察覺:
那是屬於我們兩人之間,
獨特的打招呼方式,
沒錯   那是爸爸.


所以矛盾的就來了,
那為什麼在祭日時,
我還是噙著眼淚,


正中午在偌大的台中花園,
在你常寫作的花藤下,
燒著傳統對年儀式的紙錢,
狠狠地想著你.


晚上回台北 ,
帶娜妮去信義誠品吃冰淇淋,
小娃一上車就嚷嚷要看“獅子王”,
小朋友自己選好要放的片段,
一看就是知道是老天爺要放給我看的.


動物王國的長者狒狒,
終於找到成年的辛巴:
你是Mufasa的兒子“
“我認識你爸“
辛巴興奮的說:“你認識我爸“
辛巴情緒轉成沮喪:“很抱歉”,”我爸已經不在了“
狒狒說:“怎麼會不在?走!我帶你去找爸爸“

於是 ,
狒狒帶他穿過荊棘穿過森林穿過木橋,
在湖水旁停了下來,
問辛巴:“你看到爸爸了沒“
辛巴:(由興奮轉失望)我只看到我自己

狒狒說:再仔細看看
                He lives in you

辛巴:He lives in me?   
          爸爸住在我的身體裡???

 ........................................



記得爸爸在世時,
曾擔任過他寫作助理的“江俊亮”
試圖安慰我,
“你學的是西方古典音樂 ,
  魏伯伯是致力發展台灣文化,
  現在你做的是台灣的音樂劇,
  看看,
  你現在跟魏伯伯做的是一樣的事” 

所以,
爸爸搜集百年台灣歌謠,
我讓紅吱吱走唱團用邊唱邊跳的方式 呈現歌謠歷史,

爸爸寫下“台灣的諺語智慧”  ,”  節氣透天機
因緣際會, 碰上忠衡兄的音樂劇劇本,
與前輩友輝老師    向陽老師的詞
與眾多的藝術工作者
共同激盪
台灣音樂劇三部曲
“四月望語”,”隔壁親家”,”渭水春風“


爸爸住在我身體?

在哪裡?
在我的胖基因,
在我的好美食,
在我對時事的反叛,
在源源不絕的創意
在對文化傳承的執著,
在生命熱情的狂妄揮灑,
對弱勢不能克制的關照與愛 ,
對生命熱情的狂妄揮灑,……..



e lives in me
霎那間
這句話變成萬丈的彩虹
一道道耀眼的光線
溫暖我        此刻的心


P.S:
那一串佛珠
經年是我隨身帶的
我喜歡他的靈性及晶瑩剔透

爸生病時我把水晶留在他身邊
讓他的手有東西可以抓
免得常常抓破自己的手

他逝世後
水晶也不見了
我找了好久

沒想到在爸走的滿一年
從媽媽的手中
歸還這個水晶

這水晶不只只是我一人的了
也注入了爸爸的生命






2012年6月21日 星期四

程伯仁2012演唱會採排紀錄






在準備伯仁這場音樂會中
從很高興彈到發現技術不及自己腦中所想的音樂
到覺得自己彈得超爛
到慢慢找到手感
到好像發現手中的小滑行器
可以支援腦袋千奇百怪的樂思
但是在樂句中
我很愛試各種危險的唱法
經常跌的狗吃屎
一直到
可以掌握
一直到
可隨心情
隨歌詞
可以跟伯仁應對
在音樂中打乒乓
在音樂漂浮的空間
不知道為什麼
有一種很寧靜
很思念不在的人的感受
彈著彈著
淚水會慢慢的滑下來
可能平常很堅強的我
在音樂中
會更真實的面對自己
親愛的爸爸   小襄
明天請與我同行
我真的很想你們
1.謝謝影像紀錄潔西
   陪我們渡過幾個星期安靜的下午 2.謝謝作曲家冉天豪    寫了所有美麗有靈性的音符    陪伴我們每一個排練    給予建設性的筆記
2.這影片很忠實記錄我們排練的摸索 
   音檔唱法彈法都還在嘗試跟思索
   距離演出前三週錄的
   距離現在跟上台應該有更大的距離    不是很能接受自己不完美的彈奏暴露在外
   但是那也是種自我尋找的過程    
   明天看官就知道不同了    也盼與明天的朋友分享

2012年6月6日 星期三

天上派來的紀錄天使





近幾個月,
老天爺送給我一位貼身的影像紀錄者,
跟著我到處演講,
音樂會排練跟聲音工作坊,
幫忙學學表演班做上課紀錄,

這位可人兒是十幾歲的“潔西” ,
安安靜靜的觀察這世界,
用她的眼睛她的心,
賦予我的生活片斷,
 幽默而充滿童趣的意義.

從她的影片中,
可看到當我辛苦孤獨練唱時,
星光十班的學員肆無忌憚的開胃大吃.........,

吃飽喝足的學員,
可以在我家每一個角落練唱,面窗面床,面衣櫥,面玩具間.......,

打開更衣室時 ,
還有二重唱躲在裡面練習.

從她的影片中,
少不了童話世界的小白兔,貓頭鷹跟恐龍還有忙著瞎鬧的小人們.

從她的影片中,
可以發現小娜跟小妮在客人來時會不停換衣服,
原來是源自媽媽,

從影片中,
發現這羣人喜歡大笑,自得其樂,邊找音邊吃,
互相摹仿對方加自娛娛人,

這是潔西紀錄下來的天堂,
一個美麗五月下午,
一個充滿音樂與笑聲與愛與滿足的27F.

一個當我老了成為仙時,
這絕對是一個,
希望回到人間逗留的好理由.

謝謝潔西,
你就是那天上派來照顧我的影像紀錄天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