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9日 星期五

一種傳承 : 6/28寫於爸爸的祭日



6/28是爸爸去逝滿一年的祭日,
趕回台中準備對年的儀式,

坐在高鐵上,
思念的眼淚還會爬滿臉龐,
雖說爸離世後每一次的探望,
都會告訴我他下一個行程的去處,
但是畢竟不是在同樣的時空,
不是呼吸同一種空氣,
不是搭成一樣交通工具,
不方便一直呼叫他叨擾他 ,
心底常常會有一種很深很深的思念.


每當思念跟憂傷來叨擾的時候,
就會覺得自己很蠢,

理性的我會告訴自己:有什麼好掉眼淚
又不是找不到他 .
他變成風變成雲,
化為我腦中片片的思緒,
常常聽見他那鼓勵人的話語
或是叫我不要欺負媽媽 .



有什麼好掉眼淚,
每個活著的人 ,
都有這段必經的路途.




但是在彈琴時,在坐車時,在洗澡時,
無聲的淚又積滿眼眶.


有時在靈界看到爸爸 ,
那種感覺有一點錯亂,


覺得他曾經是我爸,
但是現在他是新的充滿能量的靈魂,
很熟悉但是又不是以前的那個爸爸.
溫暖安定的笑容.
不管他換成甚麼樣的外貌,
我都可以察覺:
那是屬於我們兩人之間,
獨特的打招呼方式,
沒錯   那是爸爸.


所以矛盾的就來了,
那為什麼在祭日時,
我還是噙著眼淚,


正中午在偌大的台中花園,
在你常寫作的花藤下,
燒著傳統對年儀式的紙錢,
狠狠地想著你.


晚上回台北 ,
帶娜妮去信義誠品吃冰淇淋,
小娃一上車就嚷嚷要看“獅子王”,
小朋友自己選好要放的片段,
一看就是知道是老天爺要放給我看的.


動物王國的長者狒狒,
終於找到成年的辛巴:
你是Mufasa的兒子“
“我認識你爸“
辛巴興奮的說:“你認識我爸“
辛巴情緒轉成沮喪:“很抱歉”,”我爸已經不在了“
狒狒說:“怎麼會不在?走!我帶你去找爸爸“

於是 ,
狒狒帶他穿過荊棘穿過森林穿過木橋,
在湖水旁停了下來,
問辛巴:“你看到爸爸了沒“
辛巴:(由興奮轉失望)我只看到我自己

狒狒說:再仔細看看
                He lives in you

辛巴:He lives in me?   
          爸爸住在我的身體裡???

 ........................................



記得爸爸在世時,
曾擔任過他寫作助理的“江俊亮”
試圖安慰我,
“你學的是西方古典音樂 ,
  魏伯伯是致力發展台灣文化,
  現在你做的是台灣的音樂劇,
  看看,
  你現在跟魏伯伯做的是一樣的事” 

所以,
爸爸搜集百年台灣歌謠,
我讓紅吱吱走唱團用邊唱邊跳的方式 呈現歌謠歷史,

爸爸寫下“台灣的諺語智慧”  ,”  節氣透天機
因緣際會, 碰上忠衡兄的音樂劇劇本,
與前輩友輝老師    向陽老師的詞
與眾多的藝術工作者
共同激盪
台灣音樂劇三部曲
“四月望語”,”隔壁親家”,”渭水春風“


爸爸住在我身體?

在哪裡?
在我的胖基因,
在我的好美食,
在我對時事的反叛,
在源源不絕的創意
在對文化傳承的執著,
在生命熱情的狂妄揮灑,
對弱勢不能克制的關照與愛 ,
對生命熱情的狂妄揮灑,……..



e lives in me
霎那間
這句話變成萬丈的彩虹
一道道耀眼的光線
溫暖我        此刻的心


P.S:
那一串佛珠
經年是我隨身帶的
我喜歡他的靈性及晶瑩剔透

爸生病時我把水晶留在他身邊
讓他的手有東西可以抓
免得常常抓破自己的手

他逝世後
水晶也不見了
我找了好久

沒想到在爸走的滿一年
從媽媽的手中
歸還這個水晶

這水晶不只只是我一人的了
也注入了爸爸的生命






1 意見:

winters 提到...

剛剛同以前同學聊到魏老師,心血來潮上網想查一下魏老師近況如何。沒想到他已經於去年過世,那時正好在當兵完全不知道這個消息。雖然魏老師已經不在,但他的形象仍會繼續活在我們這些學生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