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9日 星期五

一種傳承 : 6/28寫於爸爸的祭日



6/28是爸爸去逝滿一年的祭日,
趕回台中準備對年的儀式,

坐在高鐵上,
思念的眼淚還會爬滿臉龐,
雖說爸離世後每一次的探望,
都會告訴我他下一個行程的去處,
但是畢竟不是在同樣的時空,
不是呼吸同一種空氣,
不是搭成一樣交通工具,
不方便一直呼叫他叨擾他 ,
心底常常會有一種很深很深的思念.


每當思念跟憂傷來叨擾的時候,
就會覺得自己很蠢,

理性的我會告訴自己:有什麼好掉眼淚
又不是找不到他 .
他變成風變成雲,
化為我腦中片片的思緒,
常常聽見他那鼓勵人的話語
或是叫我不要欺負媽媽 .



有什麼好掉眼淚,
每個活著的人 ,
都有這段必經的路途.




但是在彈琴時,在坐車時,在洗澡時,
無聲的淚又積滿眼眶.


有時在靈界看到爸爸 ,
那種感覺有一點錯亂,


覺得他曾經是我爸,
但是現在他是新的充滿能量的靈魂,
很熟悉但是又不是以前的那個爸爸.
溫暖安定的笑容.
不管他換成甚麼樣的外貌,
我都可以察覺:
那是屬於我們兩人之間,
獨特的打招呼方式,
沒錯   那是爸爸.


所以矛盾的就來了,
那為什麼在祭日時,
我還是噙著眼淚,


正中午在偌大的台中花園,
在你常寫作的花藤下,
燒著傳統對年儀式的紙錢,
狠狠地想著你.


晚上回台北 ,
帶娜妮去信義誠品吃冰淇淋,
小娃一上車就嚷嚷要看“獅子王”,
小朋友自己選好要放的片段,
一看就是知道是老天爺要放給我看的.


動物王國的長者狒狒,
終於找到成年的辛巴:
你是Mufasa的兒子“
“我認識你爸“
辛巴興奮的說:“你認識我爸“
辛巴情緒轉成沮喪:“很抱歉”,”我爸已經不在了“
狒狒說:“怎麼會不在?走!我帶你去找爸爸“

於是 ,
狒狒帶他穿過荊棘穿過森林穿過木橋,
在湖水旁停了下來,
問辛巴:“你看到爸爸了沒“
辛巴:(由興奮轉失望)我只看到我自己

狒狒說:再仔細看看
                He lives in you

辛巴:He lives in me?   
          爸爸住在我的身體裡???

 ........................................



記得爸爸在世時,
曾擔任過他寫作助理的“江俊亮”
試圖安慰我,
“你學的是西方古典音樂 ,
  魏伯伯是致力發展台灣文化,
  現在你做的是台灣的音樂劇,
  看看,
  你現在跟魏伯伯做的是一樣的事” 

所以,
爸爸搜集百年台灣歌謠,
我讓紅吱吱走唱團用邊唱邊跳的方式 呈現歌謠歷史,

爸爸寫下“台灣的諺語智慧”  ,”  節氣透天機
因緣際會, 碰上忠衡兄的音樂劇劇本,
與前輩友輝老師    向陽老師的詞
與眾多的藝術工作者
共同激盪
台灣音樂劇三部曲
“四月望語”,”隔壁親家”,”渭水春風“


爸爸住在我身體?

在哪裡?
在我的胖基因,
在我的好美食,
在我對時事的反叛,
在源源不絕的創意
在對文化傳承的執著,
在生命熱情的狂妄揮灑,
對弱勢不能克制的關照與愛 ,
對生命熱情的狂妄揮灑,……..



e lives in me
霎那間
這句話變成萬丈的彩虹
一道道耀眼的光線
溫暖我        此刻的心


P.S:
那一串佛珠
經年是我隨身帶的
我喜歡他的靈性及晶瑩剔透

爸生病時我把水晶留在他身邊
讓他的手有東西可以抓
免得常常抓破自己的手

他逝世後
水晶也不見了
我找了好久

沒想到在爸走的滿一年
從媽媽的手中
歸還這個水晶

這水晶不只只是我一人的了
也注入了爸爸的生命






2012年6月21日 星期四

程伯仁2012演唱會採排紀錄






在準備伯仁這場音樂會中
從很高興彈到發現技術不及自己腦中所想的音樂
到覺得自己彈得超爛
到慢慢找到手感
到好像發現手中的小滑行器
可以支援腦袋千奇百怪的樂思
但是在樂句中
我很愛試各種危險的唱法
經常跌的狗吃屎
一直到
可以掌握
一直到
可隨心情
隨歌詞
可以跟伯仁應對
在音樂中打乒乓
在音樂漂浮的空間
不知道為什麼
有一種很寧靜
很思念不在的人的感受
彈著彈著
淚水會慢慢的滑下來
可能平常很堅強的我
在音樂中
會更真實的面對自己
親愛的爸爸   小襄
明天請與我同行
我真的很想你們
1.謝謝影像紀錄潔西
   陪我們渡過幾個星期安靜的下午 2.謝謝作曲家冉天豪    寫了所有美麗有靈性的音符    陪伴我們每一個排練    給予建設性的筆記
2.這影片很忠實記錄我們排練的摸索 
   音檔唱法彈法都還在嘗試跟思索
   距離演出前三週錄的
   距離現在跟上台應該有更大的距離    不是很能接受自己不完美的彈奏暴露在外
   但是那也是種自我尋找的過程    
   明天看官就知道不同了    也盼與明天的朋友分享

2012年6月6日 星期三

天上派來的紀錄天使





近幾個月,
老天爺送給我一位貼身的影像紀錄者,
跟著我到處演講,
音樂會排練跟聲音工作坊,
幫忙學學表演班做上課紀錄,

這位可人兒是十幾歲的“潔西” ,
安安靜靜的觀察這世界,
用她的眼睛她的心,
賦予我的生活片斷,
 幽默而充滿童趣的意義.

從她的影片中,
可看到當我辛苦孤獨練唱時,
星光十班的學員肆無忌憚的開胃大吃.........,

吃飽喝足的學員,
可以在我家每一個角落練唱,面窗面床,面衣櫥,面玩具間.......,

打開更衣室時 ,
還有二重唱躲在裡面練習.

從她的影片中,
少不了童話世界的小白兔,貓頭鷹跟恐龍還有忙著瞎鬧的小人們.

從她的影片中,
可以發現小娜跟小妮在客人來時會不停換衣服,
原來是源自媽媽,

從影片中,
發現這羣人喜歡大笑,自得其樂,邊找音邊吃,
互相摹仿對方加自娛娛人,

這是潔西紀錄下來的天堂,
一個美麗五月下午,
一個充滿音樂與笑聲與愛與滿足的27F.

一個當我老了成為仙時,
這絕對是一個,
希望回到人間逗留的好理由.

謝謝潔西,
你就是那天上派來照顧我的影像紀錄天使 .








2012年5月24日 星期四

我愛天上的明星







程伯仁的第一場音樂會,
叫做    我有一個戀愛,

這是一首徐志摩的詩,
天豪將他譜成曲.

這首詩的第二句,
我愛天上的明星,
成為了程伯仁第二場音樂會的標題,

天上一閃一閃美麗的星,
這遙遠的距離,
掛著思念,
帶著美感,
也化為一首一首音樂會中,
程伯仁想分享的故事及歌聲.





幾週前,
我們在email上討論音樂會的曲目跟呈現方式,

突然看到兩行字,

“小芬,如果請妳彈這場音樂會可以嗎?
  可是     是電鋼琴喔!“

我早已跳脫一定得用美好樂器呈現的拘束,
問題是我"有沒有"甚麼想說,
可以用"手指頭"表現的,

我的鋼琴音樂,
曾經在我30-35歲時,
因為驕傲,自我,浮華庸俗,
而被謬斯女神拿走,

有一天,
我忽然意識到,
手中流出來的音樂,
跟大便一樣臭,
才發現,
我的長相,
我的靈魂,
全部不見了.
連照鏡子都不認識自己.

於是,
關機吧!......
我沒什麼好說,
也不應該說.


該是淨化的時候,

等到心變美了,
說出來的音符,
應該就會有生命的力道,



從去年開始,
我發現,
自己可慢慢的跟自己相處,
不用著急下一個工作,
不用嘗試證明自己,
慢慢的清理,
我的書桌,
我的抽屜,
我的腦袋,
我的心,

慢慢的感受平靜,

開始感受,
這幾年很多經歷,
一幕幕的開始發酵,

對於眾多朋友對我的疼愛照顧,
開始感謝,
對於被我欺負的人感到抱歉,

對於老天爺給我的訓練及使命,
輕輕的接下,
慢慢的咀嚼品味,
開始學習分享與給予.

感受到宇宙巧妙的安排,
感受到生命安靜的呼吸,
及順向的流.

我好像慢慢感受到彈琴的力量,
我開始想彈琴.





所以這場音樂會,
區區一個發電的鋼琴,

怎會阻擋我這幾年累積的想分享的,
美麗的樂思,

在各個華麗的音樂廳都彈過的我
怎會在乎人數的多少的小廳,

我只在跟我上台的對手,
可不可以一起分享,
音樂    與    大愛

謝謝伯仁.




(  媽媽練琴,小娜堆積木,積木的尾端,可以看到媽媽認真練琴的腳)

舒曼的太太克拉拉生了七八個小孩,
但她是個當代的偉大鋼琴家,


我也很想問,
這寫給克拉拉偉大評價的歷史學家,

克拉拉是世界第一位知名女鋼琴家

 這盛名是在她....
是生小孩前?
還是生小孩後.







我更感謝 ,
我練琴時,
排班幫我顧小孩的大軍,
ㄆㄆ姊姊 ,  恩蘭姊姊,夢夢姊姊,........................

拿出18般武藝,

讓我可以安靜的整理我的手指跟音.




這會是一場美的分享,
可能你會聽過別人唱這一些歌,

但是你聽聽伯仁說的故事,
聽聽他用心排在音符上的文字歌聲,
聽聽我用手彈出內心的呼應,
聽聽天豪一顆一顆晶瑩剔透的音符,
 重新賦予曲子新的美感與意義 .

期待這音樂會
圓滿    我們彼此的生命.





小芬



2012年5月16日 星期三

動中唱



對一生追求肢體美感表達的舞者而言,

開口唱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們用身體將抽象的聲音線條結合,
每個星期二早上的與舞者練唱,
成為一件讓我期待的事. 


在教流浪舞團的過程 我常覺得他們是一群黑影正義女俠,
上課時,超正經,不太愛笑,
喜怒不形於色,

指導老師指令下的清不清楚,對不對,
她們的表情大都沒反應,


可是馬上用聲音音高音準音色
告訴你:
老師你在繼續糊講
我就繼續糊唱




學唱的人都會學concone練習曲,
要舞者靜靜的看譜,試音,
不如老師直接餵音,
直接編動作,

直接從動作中帶脊椎丹田的支撐,
帶到嘴鼻面罩及頭部共鳴比較快,

這群女俠從一開始的五音不全
到可以動中唱,
著實考倒了我,

挑戰我教五音不全的極限 ,
但是每一次聽他們一丁點的進步,
總是感動在心,
特別謝謝我的助理講師:施宣煌
在我每次昏倒奄奄一息時,
繼續陪我跟女俠們奮戰,


也謝謝我的老戰友伍錦濤先生,
送給我一羣妙齡女俠,
給我一個這麼美妙的人聲(生)經驗,




Love











2012年5月9日 星期三

創意與母親節




凱斯幼稚園,
是一個很有創意的學校,
並且在遊戲中有計劃, 有道理的落實孩子的教育,

我簡單兩句寫完這句話,

但是,
這是需要多少老師,
一次又一次的集體開會討論教案,

我雖然沒有參與討論,
但是可以依稀聽見,

學校老師們,
想完一個美麗的點子,
覺得絕妙開心的樣子,
這不是做教育跟人活著的樂趣意義嗎?


(越南週的拋繡球)

譬如:
小班教    " I  "   這個單字時,

老師有特別囑咐,
不用會寫,

這年紀的小孩,
只要對這個字有一點印象,
好感即可,

於是:
他們讓孩子穿上圍裙 ,

握著像魔術方塊一樣的 “大冰塊”,
沾上單色水彩,
在白布上自由揮灑塊狀線條,


小孩的心,

隨著不能掌握的冰塊滑行,
“驚喜” , "冒險",

而“I”這字母也巧妙,

與 "ICE" 連結


(越南週的船上人家)

當我去一個學校參觀時,
我會特別觀察這學校的“美感”,

"美感":
代表你對生命的創造,

代表你對生活枯燥細節解套的方法,

代表你面對這群好像聽懂跟聽不懂的魔鬼
,
你擁有自己的意見,
 擁有自己的理念主張中

仍有幽默帶領小鬼的方法 ,



"賦予環境美感":

代表你有能力,
將有困難的事賦予有趣的面貌,

代表你面對不得不做的事,

找到更有趣,

更高段,

更能說服自己繼續打拼的方法,




凱斯的每月主題:

春天:  花車上五彩繽紛的小花園

越南週:國旗   泡麵   斗笠   蓮花  越南甜點




俄國週:
俄羅斯娃娃的打扮,木箕鞋的陳列,俄國的菜


五月的媽媽:上班的  打掃的  
小妮心中的媽媽永遠肚子大大





我當然是繼續扮演我的精彩職業婦女
跟糊塗媽媽 ,


今天上捷運後,
才發現今天有角色扮演媽媽的活動,
忘了幫小妮準備,

趕緊把她腰上的芭蕾舞裙拔下來,





塞到肚子衣服褲子裡面,
打扮成懷孕的媽媽




小妮子覺得肚子太低不舒服 ,
喜歡把肚抓高,
覺得自己胸部變大,
很性感.





我喜歡有樂趣的生活
希望你也是
                                                                  
 Love you all



附上娜送給我的母親節禮物



今天隨手插的花

也祝我媽
跟全天下的母親

母親節快樂











2012年1月7日 星期六

小妮上學記


小妮的美很靜,
但是其實他是一個爆發力十足的小孩 ,
很有主見,要求事情非常注重完整小節.
雖然話不見得說得清楚,
但脾氣一定要發得完整,






這對魏世芬來說,
就是一個血淋淋的現世報實例.



(妮打扮成俄羅斯楊娃娃) 
  

 話說:每天要帶妮妮到凱斯幼稚園上學,
新店到劍潭要35分鐘,

捷運上,媽媽一定要準備十八班武藝.
畫布,貼紙,故事書........,

才能獲得捷運上其他老人的稱讚:
哇!這小孩好乖, 好安靜,好沉得住氣.
.....................

最好你們都搬來我家,
就可以知道他番,跟兇跟耍潑皮的真面目.


他的堅持很多,
譬如:玩具小豬要放在枕頭的右邊,
不是左邊,
親媽媽要親左右上三邊,
不能只有親一邊. 

下雨天帶小妮上學,
更是有趣,
這個走路搖搖晃晃的小人,
                                                      他會堅持 :                                                     
要 .......帶.........傘,







這一些對大人來說很容易的事,
對走不穩的小孩來說,
困難度都是加乘的.

傘當然也拿不穩,
刺前刺後,
完全沒有遮雨的功能,
只有把媽媽搞瘋的功能.




他還會堅持:
要......穿.......雨.......鞋,
   (姐姐留下來較大的尺寸,會邊走邊掉的那一種)

學校 有教交通安全的書,
所以他會身體力行,
遇到小綠人要走,
遇到小紅人要停.



哪怕是馬路過到一半,
只要換紅燈,
這小妮子手舉起來說停就停,
不管他走到馬路的四分之一或一半,

我只好把他抱起來狂跑,
然後他就會一邊蠕動一邊大叫,
"媽媽不行不行"

我還要扛著妮的書包 ,
加上塞滿捷運時要用的書跟玩具的大包,
跟他的我的兩把雨傘,
還要不時撿他因激動反抗掉地上的雨鞋,

你要想像這戲碼在
士林夜市大馬路口演,

實在很可怕,
超級可怕 ,無限可怕.

(我已經沒手把盛況照給大家看了)




  突然娜娜姐姐校慶補假一天 ,
陪我跟小妮上學,
一路陪妹妹玩拼圖,
一路帶妹妹走路.



我忽然有一種 ,
好日子降臨,
昇天當仙的錯覺,

                                                                 
娜幫妹妹穿鞋.
娜幫妹脫外套,
                                                    

姐姐照相歪頭.妹妹也跟著歪頭.
所以所以我可以這樣預測嗎:
姐姐正妹妹就會跟著正,
姐姐乖巧,妹妹就會乖巧,
姐姐會幫我帶妹妹.
   

如果真的如此那我可大放鞭炮.
我的好日子又來了,

 魏世芬又可以繼續懶散下半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