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8日 星期一

第一個沒有父親的父親節


妹妹電話說:她忽然意識到今年是第一個爸爸不在的父親節,
於是她就很狼狽的在辦公室掉眼淚,
來去的客人很多,
眼淚像水龍頭一樣關也關不住,........



我馬上搬出靈學的大道理,
“爸爸怎麼會消失呢?
他只是到了另一個空間,
而這一些空間都是相通的,
爸爸還是常回來看我們的啊!”



說畢,
忽然換我打開淚腺,
妹妹說:阿你麼都沒有聲音?




我就大聲說:
“在哭啦”






我不是很懂為什麼爸爸走後,
家人還是可以很任意的時時刻刻的講到爸爸,
我都要很用力的忍耐,
才不會掉下眼淚,



明明覺得爸爸走,
是一見好事,
我也可以偶而感覺到爸爸來探望,





但那個傷心,
會隨著夜,
黑暗的來臨,
愈來愈重,
在安頓好所有人都上床後,
眼淚會自己跑出來留不停............






三姊妹的追思



小苓對爸的思念:



如果人生像一部一連串地演著的映畫,那爸爸的人生戲,應可算是不同凡響了吧?由一個有著七個手足的林務局員工子弟,在貧瘠的三四○年代,從一個窮鄉僻壤的鄉巴佬,憑著自己的努力,跨出了畫著框界的家鄉;從一個四處採訪小記者,一路做到報社總編輯、選戰必勝的大將和鄉土語言的學者。

不過,留在女兒的心底的,既不是那個口沫橫飛的文人,也不是豪氣干雲的強者,而是守護著一家的慈父。

我最愛爸爸的臂彎,溫暖飽滿的臂膀,有著爸爸對我們女兒深深的愛。

逛街時勾著爸爸,彷彿向人炫耀~我有一個不一樣的父親;
結婚典禮上勾著爸爸,讓爸爸萬般不捨地送出家門;
懷孕病子時勾著爸爸,享受爸爸的疼惜與愛護。
我是三個女兒中,住得最近,也享受到最多關愛的人。

爸爸精粹文筆的背後,有著一顆感性的心,愛在院子裡,和孫子們一同享受夏夜的星空;他的童心未泯,樂於和孫子們重新體驗生命的新奇。小時候爸爸是我們的財神爺,他的外快都不吝與我們分享,隨著歲月的增長,妻女們的約束讓他無法反抗,孫子們漸漸取代了我們的分紅,一旦出了家們,接送孫子的車,成了祖孫的快樂的天堂,讓他帶頭在車上開起了僅屬於祖孫之間的派對。

爸爸的病痛,令人萬般不捨,而今病痛遠離,也讓親朋好友同聚一堂,得以舉辦這場歡送會,我們想熱熱鬧鬧的送爸爸,就像我們每一次的離家,他熱情的接送我們般,但他對家人和朋友的愛與義氣,仍深深地烙在我心裡,無法抺去…

小苓


小菁對爸的思念

親愛的爸爸:
很欣慰您終於脫離病痛,今天我們要神氣地送您上西方極樂世界。
當您的女兒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事,您的智慧開明,讓我們自由地隨著我們的志願走,我永遠記得當我告訴您我史蒂夫向我求婚要嫁到英國,您眼神透露岀的不捨,但還是尊重我的決定;您給我們滿滿的愛,豪不保留的教我們如何愛與被愛,不論我們從哪裡回台中,您一定開車(坐車)到我們下站的地方接我們,大學的國光號車站、婚後的桃園機場,您病後的高鐵烏日站,總可以看到您在坐在車上等我們的背影。
您是全台灣最棒的演講家,每當我看到聽眾在台下哈哈大笑,我真的好以身為您的女兒為傲,我們可以聽上百遍的甲午戰爭、施琅打台灣的歷史故事,我們可以耳瀆目然的學台灣失傳的諺語智慧、節慶諺語、歌謠歷史;您飽讀詩書,家裡的藏書是我們的嫁妝;您愛好美食,總可以找到小巷胡同裡的爌肉飯、魚肉粥、大麵羹,吃這些小吃,也變成我們回家的小犒賞。
我有一件事要告訴您,我的小寶寶終於初生了,我們把他取名 George Wei Prichard,我用我們的英文姓「Wei」當他的second name, 中文名字還要慢慢想,我們會讓他姓魏,George的頭型跟頭髮很像史帝夫,眼睛是東西綜合的混血兒眼睛,鼻子是我們魏家有福氣的大蒜鼻,媽媽的尖下巴,他的上嘴唇有一顆珠,我希望這是他繼承您妙語如珠的口才。
我希望能給George您給我們的所有一切:一個快樂和諧的家,一個健康正確的人生觀,一個豐富惜福的心靈。
離開是一時的,我衷心盼望來世我還能當您的女兒!

小菁



小芬對爸的思念:



寫往生者的生平,對於留下來的家人,是一種恩賜,也是一種折磨。

我可以重新感受爸爸對生命的熱情及無限的愛,但是也一遍又一遍的提醒自己,爸爸不是走了,爸爸是永遠活在大家的心裡;而我也不是“再也沒有爸爸”了,我是與這個偉大的靈魂相約,來世再互相照顧、分享碰撞生命的火花。

平常爸爸在家是一個慈父,一個依賴太太的男人,一個找不到自己衣服,不會自己拿碗筷,一個被寵壞了的丈夫,一個窩在女人堆,沒有意見,沒有主張的先生。小時候,只知道,他選舉時,會很勇敢的斬雞頭發誓,平常一直重複不停的講台灣歷史,講到讓我們三個女兒,一提到學台語就興趣缺缺,因為已經聽到耳朵會自動關機。在整理他的生平時,我發現爸爸對這世界的勇敢積極參與度,超乎常人!只是非常好奇,他怎麼沒有拿出半點為消費者爭取權利的英姿,對抗媽媽的任何意志,縱使是百分之一也好。

自從爸爸生病後,更了解爸對媽媽的寬容是緣自於“愛”,而在爸爸處於人生最劣勢苦痛的幾年,媽媽無怨無悔的照顧,照顧到我們經常看著她的辛苦與日漸修瘦的身影,很心疼。他們兩個對彼此的愛,已經在我們心中留下最佳的典範。

我曾經因為爸爸的生病而搥胸痛楚,也曾經問天為什麼這麼殘忍,對一個璀璨擁抱生命、不甘寂寞的人,下了這麼大的一個懲罰,開了這麼大的一個玩笑,然而,藉由這過程,我才體會到生命的盛衰,體會人不能決定自己的生時,也不能決定自己的死時。

直到有一天,我們父女倆都體會,接受生命、體會生命、珍惜生命,解脫的路也就光明的到來。

爸爸於中風第一年過年寫下的詩:

春天到了,
不知不覺間,
家中櫻花梅花都盛開,
春的腳步來了,
一切新生命又開始動了起來,
生命的生老病死真是奧妙。

有"生",
必有"病" "死",
這就是人生。

歷經生病老死,
人生當有更多的覺悟。

生老病死,
悟了 花開花謝。

頓悟人之"生老病死",
悟這一些人生必經之路,
更會珍惜生命之可貴。

2/16/2009魏吉助


再見
期望再見

我親愛的爸爸




p.s:

來一個開新的笑點:
請注意小娜腳上的鞋
是黃色大花的海灘鞋
哈哈哈
忙到顧不到自己的小孩


2 意見:

joan 提到...

這也是我第一個沒有爸爸的父親節 還記得守靈期間的某一天半夜我突然發現 天ㄚ 我成了孤兒了 在佛堂哭了很久 還是不行 於是打電話給友信哭訴 哭到上氣不接下氣 親愛的妹妹 不必忍住悲傷 想哭就哭吧 但是要記得擦乾眼淚 微笑向前走 加油喔 小雯

Livia 提到...

小芬老師,希望未來當生老病死發生在我生命中時,我也能像妳一樣勇敢的接受與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