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30日 星期六

禮儀師


徐先生是照顧爸爸告別式所有喪葬事宜的負責人,
哈 遇到我這種不按牌理出牌的藝術家,
他一答應接爸爸的案子,
我都替他感到 sorry.

譬如:
"在家的小靈堂不擺佛像"
因為我哪知你這三個稱為三寶佛的塑膠裡面有沒有藏鬼.
放在我家會不會偷吃我爸的貢品.
............


重點回到徐先生身上.

有一次,
隔了好幾天,
沒有看到徐先生.

終於見到面,
徐先生曬到全身紅通通,
我問他:
你是去衝浪嗎?
內心的OS是:
哇塞 禮儀師也是浪漫的凡人耶,

結果他愣了一下!
回答:我是去挖死人屍體,撿骨,
在炙熱的大太陽下挖了四天,

我的腦袋發上浮現,
亂葬崗,墳墓,碑文,甕,鏟子 ,屍臭加大太陽.

唉呀!我絕對不敢跟你殺價了,
你的工作是無比的神聖跟無法取代.



徐先生繼續說:
喪家特別請了一個靈媒,
這位大師說:經過地震的走山,
屍骨一定不在正中間的墓碑下,
所以用法力測出整個移位到右邊十公尺處,

徐先生跟家屬們堅定得挖下去,
失望的收場:一跟骨頭都找不到.

於是第二天偉大的大師說在應該在左邊:
也是充滿信心的挖下去,充滿疑惑的找不到.

第三天又挖上面,一樣的故事.

最後,徐先生生氣了,
從正中間挖下去,
屍骨從來沒有改其志,
至始而終,
在老地方向大家招手.

我問徐先生:
所以這靈媒是你的好友嗎?
我心裡的OS是,如果是的話,那你一定不止被他騙這一次,
如果你繼續相信這種貨色,
那我只好選擇看不起你,

哈,徐先生回答,這當然不是我找的,
如果不是家屬找的,
我早就教訓下去了.




謝謝柏祥禮儀社所有工作人員,
不眠不休24小時,
對我們喪家的服務,
照顧了我阿嬤的喪禮,
也照顧了我爸的.

謝謝









1 意見:

Cami 提到...

這禮儀師,還長得蠻有型的,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