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8日 星期二

Nina姊妹新照




剛出生的時候
Nini長相驚嚇指數超高
一臉不適應子宮
外面世界的表情

伯仁叔叔說
小孩長相十八變
風一吹就變

不知下個月又會變成什麼樣子

在我的淫威之下
只要Nana不乖
我就說一定是Nini害你變壞
你以前都不會這樣
直接把 Nini丟掉好了
Nana就會哭哭啼啼的說
Nana是天使送給媽媽的
NIni是天使送給Nana的
不可以不可以.......

所以現在Nana超疼妹妹的



2008年11月8日 星期六

母親的重男輕女


(2004紐約街頭)
通常在重男輕女環境下長大的女子
老了以後
面對自己的子女
一樣是重男輕女
我媽就是最好的例子


結婚十年
每年除夕夜
先生會很體貼的妥善的
將婆家的除夕飯
移到六點結束

這樣
我們可以趕到台中
吃八點半的第二攤女兒團圓飯

二妹是傳統金店老闆娘的媳婦
當老板娘"嘴巴"
覺得自己很前衛很有進步
給子媳很多空間時
就是她心裡覺得:
"你們也太自由了吧
過年應該多留婆家"
所以二妹是看人臉色下
用事前多做 塞人嘴巴
或是用偷溜的回來娘家

嫁到英國的妹妹帶著夫婿
過年一定回來
這樣父親才能挨家挨戶到處炫耀
金毛番仔也重視中國的傳統節慶

所以我先生都說
我們魏家三姐妹是火山孝子

想像我家吃團圓飯時
女兒女婿孫子費盡千辛萬苦齊聚ㄧ堂
好不熱鬧

所有菜上桌後
媽媽一定會上演一齣
"日子過的很煩 很貧脊 很孤獨"那種表情的大戲
一個人扶著腰緩緩上樓梯
嘴巴唸著
沒有兒子的晚年
就是悽慘落魄
(最經典的是
他寧可一個人上樓哀悼無子
幻想自己會住在老人院
也不跟大家一起熱鬧吃團圓飯)

寫到這
我就怒火中燒
那坐在飯桌上的眾人
歷盡千辛萬苦求得一聚
除了彼此深深相愛外
不就是為了證明
女兒跟兒子一樣好

有一天我想通了
如果
我媽真有兒子
以她挑孫女 寵孫子的行為模式看來

兒子是天
女兒是屁

兒子一定被寵成敗類
敗類娶的老婆一定很不進化
兩個不文明的婆媳一定水火不容
打賭
最後兩人
誰上吊
都不知道

我一天到晚在自我檢討
怎麼會母女關係這麼糟
無奈思想差距真的太遠

古人說
孝順孝順
最難的就是"順"
做月子
每天一直告訴自己
再回台中
一定不要再跟媽起衝突
可是我媽就是有辦法
爭著眼說瞎話
或是對身邊親近的的人從頭挑剔到尾


與她對立
到壓抑自己
到不回嘴
到同理心體會她說的難聽話
可能有可憐的動機

近日父親中風的左半邊
有些許的進展
能用力踢腿
站一個晚上能站
三個 五分鐘
但是他卻不喜歡講話
也不笑
我問他為什麼
他說:
最近認識一個新朋友
中興的教授
自殺三次.....
他覺得這辦法不錯.

我馬上鼓勵他:
你的眼神
顏面神經都恢復了
馬上就可以演講了
你好了以後最想做麼?
你要想像
你已經站在演講台前
................
回家後
被我媽訓了一頓

她堅定的告訴我
不要鼓勵爸爸繼續演講的事
他不可能的
父親一定會再二度中風

晚上
我做了一個可怕的夢
掐著我媽的脖子猛力的尖叫

這孝順的"順"
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什麼時候
我能跟我媽說:
生命沒有一定要怎樣過才會最好
我不會因為燙了爆炸頭就找不到工作
髮型變直就成萬人迷

生命的富足感是
從對身邊人事
小小的感恩開始


只要你繼續保持樂觀的盼望
所有美麗 好的事情都會發生

小芬

p.s
我孝順的二妹一定會說
刪掉這篇
不然別人會覺得你很糟
一天到晚說媽媽壞話

我孝順的三妹會說
封鎖這篇吧家醜不外揚

啊 我不寫
不整理思緒
怎麼更有力氣回去面對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