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1日 星期日

挑撥 與 忌妒

拜託一下
這兩個明明就都很美好不好

只是一個是減肥前
一個是減肥後

我是Nana

我是Nini
我跟姊姊一樣的美人下巴被遮起來了


前幾天
Luke帶Nana下去seven買多多
回來竟是驚嚇的表情
他說:整個新店路的所有的攤販
不管是賣菜 賣魚 賣冰 賣花 賣炸豆腐.....
每一個阿婆都問他
生了喔! 做月子喔!
阿 兩個哪一個比較"水"(漂亮)?

天˙啊 ˙
1.這條街是沒秘密的
我明明那天從台大回來
下天豪車進家門不超過三秒
沒人看見
怎麼會整條街的攤販都知道我生了呢?
2.這些沒受教育的死老太婆
沒別的問候辭了
住在這十年
哪一天 你們有跟Luke主動打招呼了?
怎麼會在Nana面前
大辣辣的比較兩姐妹的長相?

話˙說˙
我從小就討厭我二妹
覺得她是來跟我爭寵的
(你看他長相就知道 要跟我爭寵其實還蠻難的)
但是長輩總是拿愛我們比較

有時我比較皮或不乖
長輩就會說:不乖 那就疼妹妹不疼我
那對小孩心理影響很大的

為什麼父母親營造只能愛一個小孩的錯覺
明明對子女愛這件事
是可以無限大 無限量的

所以我倆都互相覺得
自己是不被父母愛的那一方
很可悲吧

更而甚之的是會互相較勁
我最拿手的是
恐嚇她
"你是垃圾桶撿來的"
她也就這樣
相信到國中"自己不是父母所生"

我大學聯考失利
沒上自己的第一志願
覺得萬念俱灰
可以去死了
每天淚以洗面
妹妹在床前跟我說
"姊 我從小就覺得你是最厲害最棒的
沒有關係 第二志願還是很棒啊"

哇靠
我的敵人
竟然覺得我比他棒

自己想一想還真的呢
突然感受到
其實父母親還真的是比較疼我
所以我有學音樂
她沒有
我都穿新衣服
她都只能穿我穿過的
我到大學都是父親轎車載
她都是自己騎摩托車

所以以前的忌妒
都是自己多想的
還有
父母營造的.....

我不希望這種感覺延續到下一代

我告訴Nana
你是天使送給媽媽的禮物
Nini是天使送給你的禮物
於是Nana滿心歡喜等待妹妹的來臨

一直到生出來的第二天
有一個鄉巴佬長輩
打電話戲弄Nana
"聽說 Nini長的比Nana漂亮嗎"
*&^%.....

臭老太婆
你怎麼不去吃大便啊


果然
Nini回家
我跟Nana說
你要不要去樓下接天使給你的禮物
Nana說:我想....應該不用了吧
%^&*$#.....

我辛辛苦苦營造出來的姐妹情誼
被你們一群
沒知識 沒唸書 不會造句 愛惹是非的鄉巴佬破壞

Nana親眼看到妹妹後
還是有"自然你我是親人"的感動
這幾天終於比較恢復正常
樂於當媽媽的小幫手
照顧妹妹


等我做月子出去
誰還敢當我面比較兩個人時
看我怎麼修理你們

怎樣
覺得我生一個漂亮是意外
絕對生不出第二個也是美的嗎
我告訴你
Nana是不好惹
Nini是雙斷掌
現在看不出來
以後一定也是恰北北
Luke說:懂得來做我家小孩的 就是有長眼睛 好命
以後一定是近代史人物
好啦
我發洩完畢
下台一鞠躬
小芬
p.s
想來我家看娃可以
不用帶禮物
你如果真的那麼客氣
我就告訴你
我要兩份
一個給Nana一個給Nini

不過呢到目前為止
就可看到朋友的素質
我的朋友到現在都是挺上道的
不是沒送
不然就是兩份
表示大家都是有讀書的

2008年9月16日 星期二

慈悲的滋味


每次音樂劇演出
身為伯仁戲迷的我
看到伯仁媽媽
我都一定會上前去恭喜
喜歡看她
覺得自己孩子很棒
又不好意思接受讚美的表情.....


伯仁媽媽的溫暖
對人不經意 發自內心的關懷
是藏不住的

冰箱內的十穀米
送給Nana超好吃的肉鬆
都是伯仁媽媽特別留給我的
自從我知道伯仁媽媽得癌症末期後
更是捨不得大口大口吃完

程媽媽是在上次學學表演二班呈現前一天
送急診室
台上熱熱鬧鬧轟轟烈烈表演"酒店母老虎的六朵花"
唯獨不見肢體設計大師伯仁的身影

天作之合的相片洗出來了
大家看起來都光彩奪目的

只有伯仁長期兼顧母親及演出的疲憊
藏也藏不住

演出中
伯仁要演唱他的拿手曲"慈悲的滋味"
身為歌唱指導的我
知道他選擇了一個雅緻而安全的方式唱
是為了控制不讓自己在眾人面前崩潰
我也於心不忍逼他流血示眾

前幾天我也住在台大醫院
在我分享慶祝Nini出生的同時
伯仁告訴我
他的母親沒剩多少日子了

生產住院時
半夜我都要擠母奶送到加護病房給Nini
要經過暗暗的通道
上星期五的晚上
我看到一個女生急急在長廊上行走
我覺得他應該非我人類
所以又更想確定不要嚇到自己
拖著剖腹的傷口硬跟
女子在轉角處不見人影

只聽到伯仁媽媽輕輕的聲音
叫:小芬 小芬 不要跟了

這聲音確定兩件事
一.先前那女生非善類
二.伯仁媽媽應該有一些魂魄已經離開他的身體了
果然過幾天接到她離世的消息

有一個好消息想告訴你
就當我是精神異常好啦
颱風來前幾晚又看到程媽媽
這回
她可是坐蓮花
穿的很像韓國的皇室
很美 散發金光
在光中慢慢的昇天
我想她平安的回去了
沒說話面容莊嚴
比起很多剛離世慌亂的靈魂
我想他應該知道自己有被妥善安排

親愛的伯仁
我知道你很堅強
你整個家也都靠你
媽媽不會不在
只是乘風歸去
換一個肉體又會再來

我不知應該如何安慰你
就如我爸生病時我超討厭人家安慰我
但是有時間
找個角落大大的痛哭
不要硬撐著

自從爸爸生病後
堅強不喜在眾人表現哀傷的我
半夜醒來會掛著兩條淚痕
聽到某首音樂會不能控制
就如天作之合演出中
友輝老師唱慈悲的滋味時
我哭到整個椅子都在抖
天豪要把我按住
我才會好一點

你比我還硬
但是不要憋住傷心
明天送完程媽後
找個地方找個方式
休息一些
發洩一下

9/17程媽媽告別式
我作月子不能親自送行
但是我會在家給予最大的能量跟祝福送她一程
這群朋友 永遠 愛你


天作之合

(四月望雨劇組)
"慈悲的滋味"(from"天堂邊緣")
詞/王友輝 曲/冉天豪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就要離開的此刻
才知道慈悲的滋味,我永遠不會忘記
在你身邊的記憶
二十八年歲月匆匆過去了,我們和你融為一體
就算是不能再相遇,我也不會後悔
在你身邊的記憶
捨不得你酷酷的眉宇,捨不得你淺淺的笑意
多希望再擁抱,願生命有機會
享受這慈悲的滋味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就要離開的此刻
才知道慈悲的滋味,我永遠不會忘記
在你身邊的記憶,享受這慈悲的滋味就在離別的時刻

Nini尋乳


(Luke只差沒戴手套 不過再怎嚜模仿 都沒Nini可愛 自己拍完還敢叫我看
於是我決定 直接給他po在網上)

作月子
加上帶兩個小娃
全家人仰馬翻
無法有頭腦寫偉大的成篇部落閣
就用每日一事的形式
紀錄下苦中作樂的生活


9/14Nini發現新大陸
Luke爸爸自從被劇場人王伯森 黃士偉啟發後
就每天認真練胸肌
B罩杯不算什麼
朝著C罩杯邁進

昨天Luke舉完啞鈴
裸身抱Nini
忽然覺得胸部癢癢的
原來是Nini尋乳
找到爸爸乾扁扁的葡萄乾
拼命吸 拼命吸
.............

我不知要做何反應

2008年9月4日 星期四

剛剛開啟的一世情緣


要有多少的福分
才能成為一世的母女



小芬躺在產房外的走廊 被子裡 不能動了

今天的身分是產婦 魏世芬

未經寒徹骨 哪來撲鼻香
剖腹

NINI中間一度呼吸危急送加護病房
我看是懶的哭吧

小手

量心音

Nini擠帶


Nini跟Nana將成為小芬這輩子最好的朋友


我是發胖的小Nana

希望世珮跟葛洛莉也平安
慢我兩天落地迎接新世界
(天作之合後台
扎實的八月
演出完兩個孕婦都累翻了
小寶寶決定不再等待
都提早出生)
p.s.相片由Cami阿姨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