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31日 星期四

你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還是真的要安慰我


(一盞天燈就是一個祈福 2008Luke攝於碧潭)

“安慰”與”鼓勵”
是一件值得一輩子學習的事
要如何表現得恰到好處
是一件很大的學問


看到正在受苦的人
急著露出同情的眼神
說得太多 像教條
講得太容易 像是沒親身經歷
哪來的立足點安慰別人

60歲的X太太
就是這樣一個熱心過度
自以為可以安慰別人
惹人厭的人

她一看到我的肚子
便說:這是男生還是女生
我回:女生
深怕她又說什麼更難聽的
我馬上接:他爸喜歡女生

不出我所料
這個白目鬼馬上露出自以為是的眼神說:
現在 這個年代女的”也”不錯

“也”個你個頭啦
下面更讚
她瞇起她的單眼皮
避諱的說:
”生女的就是精蟲不夠強壯”
“就是先生太累”

X太太
你如果這麼厲害
怎麼會孫子全女的
要講自己回家跟你媳婦女兒說

我真想扁她
要不是看在當天他帶我媽去拜拜
我一定給她好看

爸爸剛中風時
很多人關心
電話絡繹不絕
每一個打來的電話
都像我的仇人
因為媽媽每解說一次
就要哭一次

我的朋友倒是挺識相的
全部打去問冉天豪跟廖凱咪
不然就是用Msn給予最深的祝福
收到大家的安慰很感動
不用想到傷心時
又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

不用像我媽這樣
重複的
被她的朋友
經由一次又一次同樣中風實況報導
強暴

回歸”安慰”的正題
還有一種很棒的安慰
就是你跟當事人有相同的經歷
或是更慘的經歷

曾經看談話性節目
高凌風說:他最窮時
覺得最棒的安慰不是有人借他錢
而是發現有人比他更窮更慘

我大學時
父親擔任”俊國熊棒球”的領隊
陳一平是”俊國熊棒球”的董事長
兩人工作上最美的回憶
莫過於帶球隊赴大陸參加亞運
郭李建夫打了一個再見全壘打
為中華隊拿下奧運銀牌

父親是血管阻塞型中風
左半身不能動
陳一平陳伯伯
早父親一週中風(腦溢血)
來探望父親的朋友
會順便去探望陳伯伯
然後再跟父親打氣
說陳伯比父親嚴重多了
請父親加油

人生際遇很奇妙
有起有落
俊國賣給興農牛之後
兩人鮮少見面

再次相遇
竟是中國醫藥學院的復健科
坐著輪椅
四眼目光難以控制相對
從其它激動的肢體
你知道他們相認了

父親忽然激動的舉起右手
在壅擠的復健室大叫
“俊國熊加油”
“郭李建夫加油”
...........

堅強的陳媽媽
堅持穿得跟發病前一樣漂亮
讓陳伯有好心情

我們看不出陳伯的表情
但暖暖的眼淚流遍
家人跟陳媽的心

一起加油
大家一起加油
小芬

5 意見:

Tienhao 提到...

一起加油! 我們都有足夠的能量和智慧面對人生!

天豪

tpchi 提到...

沒錯 我同意
大家一起加油喔

家齊

voiceless 提到...

雖然隔很遠
但還是抱一下吧

小蜜蜂

小芬 提到...

抱一下
小芬

ㄚ蜜 提到...

我還真的接到一通說是打來安慰我的電話
但是我聽她罵了20分鐘關於她家的男人
和10分鐘的她為什麼不生小孩
讓已經是大肚婆的我感到不知所措咧~

文章最後形容加油的畫面
很溫情~~~

我們兩個大肚婆也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