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31日 星期四

你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還是真的要安慰我


(一盞天燈就是一個祈福 2008Luke攝於碧潭)

“安慰”與”鼓勵”
是一件值得一輩子學習的事
要如何表現得恰到好處
是一件很大的學問


看到正在受苦的人
急著露出同情的眼神
說得太多 像教條
講得太容易 像是沒親身經歷
哪來的立足點安慰別人

60歲的X太太
就是這樣一個熱心過度
自以為可以安慰別人
惹人厭的人

她一看到我的肚子
便說:這是男生還是女生
我回:女生
深怕她又說什麼更難聽的
我馬上接:他爸喜歡女生

不出我所料
這個白目鬼馬上露出自以為是的眼神說:
現在 這個年代女的”也”不錯

“也”個你個頭啦
下面更讚
她瞇起她的單眼皮
避諱的說:
”生女的就是精蟲不夠強壯”
“就是先生太累”

X太太
你如果這麼厲害
怎麼會孫子全女的
要講自己回家跟你媳婦女兒說

我真想扁她
要不是看在當天他帶我媽去拜拜
我一定給她好看

爸爸剛中風時
很多人關心
電話絡繹不絕
每一個打來的電話
都像我的仇人
因為媽媽每解說一次
就要哭一次

我的朋友倒是挺識相的
全部打去問冉天豪跟廖凱咪
不然就是用Msn給予最深的祝福
收到大家的安慰很感動
不用想到傷心時
又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

不用像我媽這樣
重複的
被她的朋友
經由一次又一次同樣中風實況報導
強暴

回歸”安慰”的正題
還有一種很棒的安慰
就是你跟當事人有相同的經歷
或是更慘的經歷

曾經看談話性節目
高凌風說:他最窮時
覺得最棒的安慰不是有人借他錢
而是發現有人比他更窮更慘

我大學時
父親擔任”俊國熊棒球”的領隊
陳一平是”俊國熊棒球”的董事長
兩人工作上最美的回憶
莫過於帶球隊赴大陸參加亞運
郭李建夫打了一個再見全壘打
為中華隊拿下奧運銀牌

父親是血管阻塞型中風
左半身不能動
陳一平陳伯伯
早父親一週中風(腦溢血)
來探望父親的朋友
會順便去探望陳伯伯
然後再跟父親打氣
說陳伯比父親嚴重多了
請父親加油

人生際遇很奇妙
有起有落
俊國賣給興農牛之後
兩人鮮少見面

再次相遇
竟是中國醫藥學院的復健科
坐著輪椅
四眼目光難以控制相對
從其它激動的肢體
你知道他們相認了

父親忽然激動的舉起右手
在壅擠的復健室大叫
“俊國熊加油”
“郭李建夫加油”
...........

堅強的陳媽媽
堅持穿得跟發病前一樣漂亮
讓陳伯有好心情

我們看不出陳伯的表情
但暖暖的眼淚流遍
家人跟陳媽的心

一起加油
大家一起加油
小芬

2008年7月30日 星期三

70歲的老婆說"我有身了"


(2008淡水夕陽Luke攝)

爸爸生病這一個月半中
懷孕加上奔波台北台中
心中收集許多的感想及趣事
等待空檔再填進去

最有趣的
莫過於
不管他轉到哪一個加護病房
心臟科
或是腦中風
臨床一定有不睡覺的老女人



當父親還在心臟病加護病房
意識甚清醒時
心率不整警報器常大鳴大放

所有醫生護士都會急忙跑到他床前
問他"魏先生你還好嗎"
只見父親
慢慢把拿報紙的雙手放下
緩緩的說"沒有感覺"
..........

父親唯一的抱怨
在於
半夜這幾床臨床的女人
都輪流

"無荷爾蒙的聲音"哀嚎
讓他睡不著

我就會跟我爸說
那你不會一起叫喔
反正你這麼清醒被關在這裡
很悶啊
一起叫
也不會有人當你是神經病
又爽
又有重唱的滋味啊

對床70多歲的老太太
老是喜孜孜的望著我們這一床
半夜對我父親
重複性歇斯底里的尖叫
"我有身了"(我懷孕了)

有一天護士推她的病床經過我身旁
看她
持續的 大聲的
難聽的沙啞聲
試著說服別人"她有身了"

我決定滿足他
"阿婆","恭喜喔"
"是査埔的喔"(是男的)

她突然露出無法言喻
"心滿意足"的笑容
含著淚水
笑著跟我說
"真有影喔"
.........

阿婆
祝你早日康復
小芬

2008年7月2日 星期三

給 "四月望雨"所有的好戰友


(現在支持父親生命維持力量的就是這三個孫子
順便炫耀一下台中家花園的陽光 美景
希望這美麗花園的天倫之景
能永永遠遠存在)


從台中場開演前一週
我那如龍似虎的父親
突然心絞痛緊急送醫
做心導管失敗 支架失敗
後來又做心跳節律器
才終止心跳有一跳沒一跳的問題

上週六台北首演
一早台中家人高高興興準備出院時

父親清晨忽然阻塞型 中風
右半邊腦塞住
所以左半邊身體不能動

原來是老人家最近一直趕著出書
所以好幾夜都沒睡
也講不聽
整個累壞了

所以又送回加護病房
要觀察3到7天
若腦脹得太厲害
要開腦解壓
把腦打開的腦殼縫在大腿上
所以家屬得在旁隨時等待
簽同意書

我不會照顧病人
又懷孕
但可能平常意見多
又兇
所以是家中決定事情的支柱
(我們三千金加媽媽都是女眷)
所以我都一副要很堅強
不可以哭的樣子
但是那天一打電話跟凱咪請假
聽到比自己強的人的聲音
眼淚就會
撲蘇 撲蘇的掉下來

我先生在旁一定很忌妒
想說怎麼他在旁邊都沒看我掉眼淚
一聽到凱咪的聲音就哭了

哈哈
他平常一吃醋
就會跟我說
有一天我怎麼了
照顧我的人不是凱咪跟冉天豪 或伯仁
是他哈哈

言歸正傳

爸爸的意志很強
竟記得這幾天他有好幾場學術研討會
一場9000元
唸著要用這個錢給孫子買wi

腦筋經這幾天觀察好像傷的不多
但是整個左半邊是真的不能動
等會會轉普通病房
他雖生病
仍唸著"四月"高雄票房
要要叫我打給誰
打點陳菊辦公室

剩下的是漫長復健的路
就見招拆招了
人生就像"望雨"
愈是精采的路
愈需要淬煉

我的心情大致上很穩定理性
但是不太敢接電話

所以謝謝大家的關心
今天中研院的演出
祝大家演出順利
征服那幾個聰明老頭

茵茵 彥廷 上場前一定要發聲
彥廷不要拖拍

大家跟著伯仁暖身暖聲
一定會很棒

對忠衡 樹孝 導演 天豪 濤濤 恆正 凱咪
及每一個為"四月"兢兢業業"準備的工作人員
比較不好意思

希望我這週五能出現在劇院
幫大家暖聲
跟大家一起"望雨"

祝今晚一切演出順利
小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