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31日 星期一

紅吱吱的人生



我從小就愛穿大紅的衣服,
而且,一定要"紅的很正"的那一種.....

別人看到都想說:
這人真不懂害臊!

但是看我喜孜孜的表情,
也被說服,
紅色不是只有喜事才穿,
是穿了心情自然好.

我決定下半輩子,
每天都紅吱吱.......

更把這種紅吱吱的快樂感受
傳給大家
於是我成立了一個紅吱吱走唱團


演出:
6/12台中新民高中國際會議廳九樓
PM:5:00
PM:7:30
兩場

相關資訊請點選以下網站:
http://ang-kiki.blogspot.com/2010/05/blog-post_27.html

特邀佳賓

洪瑞襄

張世珮


程伯仁

江翊睿




紅吱吱走唱團的緣起

發生在眼前的事,不管經歷的過程,是美好的,或是難以承受的,都可能是一個結繭蛻變的體會,我決定……讓爸爸的生病,變成一個生命美的傳承延續。
[Image](09年6月,與父親於家中庭院的合影)
98年6月,父親病發。剛好音樂劇《四月望雨》在台中巡演,人生最諷刺的場景,莫過於如此,父親一輩子賺錢,讓我出國唸音樂,只想聽女兒表演望春風、雨夜花……



女兒想說終於找到合適的工作夥伴,也終於拿到郭台銘永齡基金會的贊助,可以跟朋友一起回故鄉表演跟爸爸分享,結果,那一個演出的週末,我挺著七個月的大肚子,來回穿梭在台中的學士路,一頭是中國醫藥學院的急診室,一頭是中山堂……演員技排;急診室穿隔離衣;演員快一點戴MIC;爸爸啊,快一點加油……


這一年半,面對父親生命的消退,我曾經怒罵過蒼天,我的部落格記錄滿滿是心中的傷心,平常演講時,一提到親情我就會落淚,一直到有一天,我的好友─音樂治療師楊嬿璇寫了一個當頭棒喝的信:”每一個人都會老都會死,生命的敗壞是正常的,應該是積極珍惜他們所持續擁有的,而不是惋惜比較他們所失去的……”

突然,我站在台中的花園,拿著毛巾,輕輕的擦著父親的手、臉,他舒服的張大眼睛看著我,我有一種好幸福的感覺。



在病房時,我跟妹妹以及來探望的好友們常輪流唱歌給爸爸聽,有時我聽到”阮若打開心裡的門窗”,我好想抱頭痛哭,但是因為媽媽含著眼淚衝離現場,淚也流得比我多,所以我都告訴自己要堅強。但是我被壓抑的靈魂會飄啊飄,飄到爸爸病床的上端,聽著朋友的美妙歌聲,我跟父親許多生命美好回憶會一一回來,他第一次教我聽波斯市場、第一次教我指揮命運交響曲、第一次告訴我他的私房錢放哪一隻鞋,畫面停在一場一場跟爸爸一起表演《台灣歌謠心聲》演講及音樂會的場景……

我的天賦在於接通一個人身上的表演能量,我的工作是調整指導演員、提供更精準的唱歌表演方式、讓企業界的主管找到新的用身體用腦表達自己的方式,為什麼面對父親對生命的放棄失語,我竟然束手無策……

台灣歌謠,一首首在我腦中浮起……

我決定試試看,而且我相信一定可以讓爸爸開口!所以今年初在學學文創志業的表演班,我們將許多動人的老歌,用歌舞的方式呈現,為了怕爸爸害怕出門,我還有請弘道基金會的獨居老朋友們一起欣賞。[Image][Image] (今年初於學學的演出劇照)
演員期待的莫過於熱烈的回應,可能是激動不斷的拍手,但是當天來的長輩,卻是用默語以及不斷擦拭的淚水,來表達他們心中的感動。
[Image] (父親於學學演講照片)
音樂結束,父親緩慢的拿起麥克風,呈現他一貫的風格,向在場的觀眾問好,從唐山過台灣講到漳州人泉州人內鬥,我那風采奕奕,對生命充滿熱情的爸爸回來了,雖然有些口齒不清楚,但是對於台灣歷史幽默性的貫穿古往今來,是一輩子的台灣說書人─魏吉助回來了,沒錯。
這些歌,如果有生命,有意識,它會知道自己帶給人們多少安慰。



當天的觀眾給了我們很多的回饋,張伯伯說:”媽媽請你保重”道盡出外人打拼思念母親的心,正是他當年在海外衝事業、媽媽生病臥床、回不了台灣的最佳心情寫照,謝謝我們的歌聲,讓他可以在這個時空,把當年心中說不出來的話向母親表白。方爺爺說:”月亮代表我的心”,是當年的求婚曲,讓他想起與已故的妻子相敬相扶持的種種美好。

你週遭有哪一些人,
聽了這一些歌,
會突然讓生命更有力量的走下去,
請告訴我們;

你週遭有哪一些人生活被層層的哀愁圍繞,
喪失求生意志,
請告訴我們,

讓紅吱吱走唱團唱歌給他聽,
讓這一些留在苦楚的人,添加一點美麗的回憶,更有活下去的動力。

我在想……是不是能成立一個機構,讓年輕演員在擁有舞台的同時,也得到提供音樂服務給需要的人的美好經驗。我希望這個生命經驗能夠結繭而得到美好的傳承。

如果你聽完我們的演出心中有任何感動,
請你將感動分享給紅吱吱走唱團。

如果你家有生病的小孩,請讓我們知道,
我們會請病房小丑去作他的玩伴。

如果你家裡有病人老人,請你告訴我們他想聽的歌,
我們將用歌聲陪他做伴。

如果你想支持這項愛的工作,也希望你能夠將愛心,化為實際的行動
你可以購買我們的愛心義賣商品、或是直接捐款給我們,你捐獻的每一分錢,都將做為紅吱吱走唱團的營運費用,投入每一場大大小小的公益演出活動。

讓紅吱吱走唱團將愛 帶到最需要的地方

2010年5月23日 星期日

虎姑婆

我是一個可怕的媽媽.....





Nini是一個大無畏的小孩,
通常這種小孩的媽媽,
應該都會很可憐,
但是"可憐"這兩字通常不會出現在"魏世芬"的生命劇本上,
倒是"迷迷糊糊"這四字常常佔了整個版面......



先從"大無畏"開始說起,
Nini下泳泳池的方式,
是 " 一個箭步踏下水池",
意思就是他不知道水泥地跟泳池的質感不同,
所以就砰蹚一聲,直接落池,

他看到南台灣的海呢,
也是攔不住的向前衝,

通常呢,
很勇敢的人多半無知的居多,

當媽媽的真是心臟要很強.




剛睡前我決定,
來一個恐怖的故事,
嚇一嚇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孩,

於是,
我就開始娓娓訴說:
從前從前,
有一個長了尾巴,
穿著虎皮的老太婆,
住在深山裡面,

他最喜歡的事,
就是吃小孩的手指頭,
喀滋 喀滋 喀滋 喀滋
我抓著Nini的手,
放在我的嘴邊,
非常傳神的認真演,
到了第五聲喀滋,
我覺得我的牙齒好像咬到了骨頭,
而且是小孩骨頭.......

Luke跟Nana用不可置信的眼睛瞪著我,
再用"完了"的眼神看著Nini,

Nini張大嘴,
一副風雨愈來之勢,

我真的咬下去,

我是真的虎姑婆,



剩下的結尾慘狀,
大家自己想像吧..........



2010年5月18日 星期二

我的二妹妹魏世苓寫給爸爸的文章



(照片由左至右:張燕青女士(魏媽媽)、魏吉助教授(魏爸爸)、我的二妹妹魏世苓小姐)

這是爸爸病後,不知道是第四次還是第五次讓我們整理他那片滿滿的書牆,裡面大半都是台灣鄉土相關的書籍,密密麻麻的筆記裡,爬滿了他對鄉土語文的熱愛與執著。

我總是很習慣的以為,爸爸在喜宴上的四句聯捧了新人上天,還幽默地修理升格了的老夫妻,炒熱席間的氣氛,是源自他的天賦,然而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沒有他對這片土地的熱愛,哪來的熱誠讓人願意埋首書堆,欣賞鄉土文學的美?只是,生理上的病痛,漸漸地把爸爸禁錮在他不便的身軀裡,或許需依賴他人協助的生活,讓他提不起勁,不太清淅的言語,使他日漸沈默…但在一次,重握麥克風的機會中,又好像回到了原來的他。我想,對台灣的熱愛,對鄉土的熱情,仍是他的心裡持續燃燒的火苗。

藉由這次「我們的土地 我們的歌」的公益活動,獻給親愛的爸爸,再重溫腦海中熟悉的歌謠。 ---------------------------------------魏世苓(二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