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8日 星期四

寧靜的早晨 重新創造美好的回憶



在我寫完媽媽的眼淚之後
很多朋友給我關心與鼓勵

T42的女高音嬿璇是音樂治療師
他給了我當頭棒喝的建議


應該放棄比較
父親完全健康時的強人時代
以及生病後的行動差異

重新創造
與父親新的生命經驗

所以.....
我開始在新的生活中實踐
星期二是我們的散步園道誠品時間
我喜歡帶爸爸跟Nana及姪子thomas吃Mister Donut
看著老小吃得很滿足的樣子
就會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幸福感


我喜歡帶著爸爸接送媽媽上kala ok歌唱課
順便逛超貴日本超市
買一點小點心

就像小時候要去遠足前一天
小小的背包
爸媽幫我們裝滿對第二天快樂生活的期待

光是買一兩條牛奶土司
跟跟握壽司
就讓兩老流口水


我喜歡把輪椅推得很快很快
讓爸爸有一點刺激的感覺

我喜歡請朋友唱歌給爸爸聽
唱不好忘詞爸爸就會打哈欠
唱得很好爸爸就會張大眼睛

我喜歡爸爸在日記簿上
常常寫"小芬快回來"
或是
"小芬救救我"

雖然他只是希望我帶他找東西吃
以及有機會逃離復健運動

我開始覺得很幸福
有能力照顧他
跟報答他給我一個正面的人生

也謝謝嬿璇給我的提醒
及啟發


以下
附上嬿璇的信
Dear小芬
看到妳的blog很心疼妳
這一年來妳的心裡一定很不好受
或許我看妳這樣的狀況的角度會不一樣
但是身為一個朋友身份我不想要給妳主觀的意見(治療師身份)
但是還是希望可以跟妳分享我的想法

之前雖然我在復健科工作
但是礙於自費業務所以沒有很多機會跟幫助成人的個案
我現在(暑修)正在修的課是我老闆的Medical Music Therapy
剛好這一個禮拜的重頭戲就是復健治療
也順便再把我快要忘記的資訊跟我以前看過的經驗再次連結
其實音樂治療師在醫院工作有一個很重要的角色
就是要給病人力量與支持
因為很多人進了醫院就喪志了
(我也很難想像如果有一天自己要面對時不知道會怎樣)
復健是一條長遠的路
沒有人知道這條道路的盡頭會不會有改變
是變好?維持原狀?或是更糟?
面對這樣的狀況有很多是要去關心的議題
像是病人跟家人怎麼接受現在這個改變?
如果是正面的想法與解決方式當然就沒有問題
如果是負面的則是要想說怎麼幫助他們轉正面或是至少改變一下想法
看到最近妳寫的文章裡面
提到爸爸都不能隨心所欲的做
提到爸爸看不到妳正在做的事情
談到他的負面對待自己不管是心理或是生理
我不清楚他現在是已經回家還是還在醫院?
如同妳說的至少他現在喜歡的還有寫日記跟吃東西
還有沒有其他的事情是他現在這個狀況可以做的呢?
我瞭解身為家人及照顧者也是需要很多很多的支持的
希望妳負面的感覺只是一時
對於無法有爸爸在身邊的我還是會站在珍惜你們這份親情的份上要妳好好保重!
妳的生活應該不能沒有他吧?
只要爸爸還在身邊
雖然他這樣的狀況不能再回到以前的他
可是你們還是可以見到面談天不是嗎?
有沒有機會找到他對抗自己的動力繼續活下去?
你們可能很難接受爸爸不像以前一樣了
可是比起其他更可怕的疾病(比方說癌症或是罕見疾病等等)
爸爸現在穩定沒有生命威脅的狀況是不是可以重新找到生命的新水平?
............
p.s
相片是我幫爸爸擦背時
Luke從客廳幫我偷照的

擦的時候
覺得自己粗手粗腳的
移位時很怕把爸爸弄痛

慢慢的用濕毛巾幫爸爸擦拭手腳身體
自己的心會覺得暖暖的

爸爸就像小寵物一樣
閉著眼睛

應該 很舒服吧

2009年6月10日 星期三

該來的還是來了 只不過提早了七年


懷Nana時
我跟守護神說
請給我一個健康有靈性的娃娃
眼睛大大
睫毛長......
笑起來超級可愛的小baby
所以Nana是許願來的



因為我從小沒當過美女
所以都很羨慕美女所擁有的特別待遇
有人幫美女倒垃圾
有人載美女到各地
還有
美女放的屁應該是香的
...............



但是我從來沒問過
美女的父母好不好當.......


上個月
我跟Luke帶Nana去師大溜滑梯
Nana快馬到現場
倒掛 俯衝 聚眾 一起鬧
我還跟Luke說
"還好Nana是男女老幼通吃的那一型
不是只吸引男生"
"接下來
要培養Nana的氣質"
"讓追求者自己知所進退"

話沒說玩五分鐘
就有一小胖弟
朝著Nana爸急忙跑來
"叔叔 我想跟你要Nana電話"


我跟Luke當時被驚嚇到完全無法回應
過了好久才回神
胖弟嗅出我不給的訊息
就垂首頓足說
"我不管我不管 我要Nana的電話"

我愣好久
才擠出一個很爛的句子
就是"Nana家住美國
小孩子不能打長途
會被媽媽罵"

胖弟媽竟然也過來一起解釋
打圓場
最後折衷的方法
是留下胖弟的電話
我們回國再打給他
.......

回家Nana當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Nana爸攤在客廳
一個小時半不能回神
喃喃自語說
"我已經自己調整
這種要電話的故事
應該會發生在Nana小學五六年級
真的沒心理準備
沒上幼稚園就發生"

我跟Luke
從此不敢再那個playground出現
再也不敢

p.s
相片內的瘦弟
聽說是胖弟的鄰居

胖弟臨走前
為了擠掉瘦弟的名額

趁瘦弟上廁所時
還報馬仔
說瘦弟有說娜娜壞話
所以叫娜娜不要跟瘦弟在一起
好笑吧

沙發上有一個酷妹Nini
每天都靜靜的看他姊做了什麼勁爆的事
然後喜孜孜得咿呀咿呀附和

酷妹造型跟姐姐完全不同
穿太女性的衣服
花的 粉紅色的
都不搭
反倒是中性的
比較適合她的氣質

不能去的地方


前幾週
跟Luke抱怨我年老力衰
實在沒辦法跟著他追逐風 追逐太陽
請他放我ㄧ條生路


沒想到
他竟然帶另外一個喜歡穿比基尼的漂亮妹妹
到宜蘭踏青.........加上開房間

有聽過父親帶女兒遊山玩水
玩到田園Motel嗎

這間Motel在宜蘭就叫"怡蘭"
是我的好友鋼琴家恬儀父親開的

因為恬儀父親是建築師
所以設計了有田園風
戶內戶外不同親水景致

唉呀
自認天下沒有別人
可取代我在Luke心中的地位
但是我跟可愛的Nana比起來
還是甘拜下風
自認服輸